蝴蝶已死
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ingthing同人]gifted

  這可以算是一種天賦。或是說,這個詞彙的定義對他來說,是恰如其分。對於環境的適應性和耐受性,是154自遺傳學就被調整的東西。
  如果他能夠學會驕傲了話,他可以很驕傲地說,他到哪裡都能夠睡得著。而這是他的天賦。而事實確實如此。
  他不管,在哪裡,都能夠,睡得著。
  在路邊、在屋頂、在家人們的屍體之中、在對他齊射的子彈裡。
  154不論何時何地,都能夠閉上眼睛,將他的意識交給偉大的睡眠。
  就像是煙槍不管在哪裡都受女人歡迎,秘書不管在哪裡都能為CEO泡茶,一樣。
  這是天賦。
  另一造對於這是否算是天賦不太肯定。或是說,小女孩並沒有真的去在乎這件事。然而針對統計學與機率學來說,倘若這不是天賦,那麼就是命運。
  巧合不會如是頻繁,但也並非刻意,總之不論154睡在哪裡,她就是能理所當然發現他撿到他。
  她就是能,理所當然,發現他,撿到他。
  不管是在她回家的路上、拾荒的順手、迷路的同時、自己也睡醒剛睜開眼睛。
  小女孩就是能夠發現154被曝屍街邊,有時候他甚至還自己掉下來,掉在她面前。
  然後她會去洗劫他,把他身上的錢或者子彈、手槍這類的能變賣的東西通通拿走;在那之前,她總會用破舊的紗布或者繃帶,把他包起來。
  與其說這是天賦,不如說是習慣。
  有一天,154又睡著了。或者是說,除了睡著外,他沒有什麼事情好幹。
  那一天,他剛結束完一個案子,失血有點嚴重,本身就有點睏,於是就地躺下。莫名其妙,但也沒有真的很莫名其妙,他醒來時已經在一個板條箱裡。
  板條箱的大小與他的身形差異不大,是在許多種情況下,被作為棺材的那種箱子。
  未被打磨過的布板表面花著木刺,搔的他很癢,他想要翻身,但箱子的空間剛好,他沒有空間失力,一瞬間還真掙脫不出來。
  這時候有人把木箱撬開。陽光湧進,照的原本在漆黑之中的他很刺眼,毫不意外的他看見小女孩手上拿著鐵撬,她看起來很失望,但也毫不意外。
  「要吃飯了嗎?」睡了有點久後,他問。
  她有些不太樂意的點點頭,但也無可奈何。
  而近來他總是在她剛買完菜或者剛煮好飯或者剛找到食物的時候出現。
  這或許也是一種天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