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Pacific Rim同人]Puppy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查克早早就醒了,只是躺在床上數床頭時鐘的滴答聲,他蹭著藍色的麻質被單,他喜歡這個觸感,他穿著仿空軍制服的睡衣,他想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然後鬧鐘響了,他一把拍掉鬧鐘,鐘面上的分針、時針和秒針各帶有一部小飛機,彼此追逐。
他跳下床,腳丫接觸到了柔軟的地毯,軟軟毛毛的感覺讓他有一點想笑,但他很嚴肅所以他沒有。
噗噗的腳步聲隨著他跑進浴室盥洗,他踩在小凳子上,查克真心討厭那小凳子,好像在說他多矮,不過他確信過不久他就會比他爸爸還高了,到時候就他就可以擺脫這惱人的小凳子了。
查克一邊想著關於未來人生的云云,一邊有絲不苟的在牙刷上擠上一公分的牙膏,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必須有條不苟,他想著,然後是太棒了,剛好一公分!!然後他把牙刷塞到他的嘴巴裡,他要媽幫他換的超涼薄荷牙膏很辣,查克瞇起眼睛,但他忍過了。
耐著心每排牙齒都刷了二十下以後,查克漱了三次口,並在鏡子裡做了一個露齒的笑臉後,查克回到房間裡整理房間,他把床單拉平,把棉被疊好,再把枕頭疊在棉被上,最後把他的袋鼠娃娃麥克斯……已經很舊了但捨不得丟,查克現在偶爾還會抱著他睡,但是他不承認……放在最上頭。
然後查克換衣服,把他的空軍小睡衣脫下來,全都翻面在投到洗衣籃裡,這是對女士的貼心,然後他換上白襯衫和短褲,他衣櫃裡最嚴肅的衣服,雖然很鱉但是還是最嚴肅的。
接著查克走出房間,滿公寓都充斥著煎餅和蜂蜜的香甜,查克必須很努力才不衝上前去抱住在廚房裡煎鬆餅的媽的大腿。媽的鬆餅是全世界最棒的。查克像個軍人的說:「早安,女士,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早安,查克一等兵,你今天看起來真帥。」他刻意老成的語氣讓安琪拉笑了,女子轉過身來,配合他的說:「可以幫我把這些端到桌上嗎?」
「好的,女士。」媽的笑容讓查克感到很驕傲。他接下安琪拉遞過來,裝著鬆餅的盤子,奶油化在褐色的表面上,查克幾乎要流口水。
「謝了,兒子。生日快樂。」安琪拉順勢給查克一個親吻,在額頭上,查克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同學已經開始拒絕媽媽親吻了,因此他一瞬間有些尷尬,但他後來想想,管他們的。安琪拉順順查克的頭髮,轉身回去做這重要的一天的豐盛早餐:「爸爸說他等等就會到了,想好要跟他要什麼生日禮物了嗎?」
「是的,女士。」他幫媽把餐具排好,甚至先幫忙把桌上的空花瓶裝水,因為他爸爸每次回家都會給媽媽帶花。然後他坐上椅子,儘管他幾乎坐不住:「我想要一隻小狗。」
「那你得很努力說服你爸爸才行。」安琪拉笑著說,但點明了重點,這也是查克今天如此戰戰兢兢的理由,他發誓他會節制每天上網的時間、會幫忙媽洗碗、寫完作業會檢查兩遍,只要他能得到一隻小狗當作生日禮物。
一隻小狗,那是每一個十歲小孩的夢想。
然後門鈴響了,安琪拉去開門,赫克‧韓森在門外給他的妻子一個擁抱,查克克制的站在不遠處,等他的父親注意他,而他的父親也注意到了:「查克一等兵。」
「是的,長官!」查克用力的腰桿挺直了,緊張的等待他父親的指示。
赫克用一隻手……左手,因為他的右手還摟著安琪拉……就將查克從地上撈起:「生日快樂。」
「喔,拜託!爸,我已經十歲了!」嚴格而言是剛滿十歲,而且不到八個小時。但十歲可是與眾不同的,是個大日子,從今天起他不再是個小鬼了,十歲和九歲是截然不同的。
「是啊,是個男人了。」赫克用他的鬍渣蹭著兒子還光滑的臉,這惹來查克的抗議和安琪拉的呵呵笑聲:「那麼你有什麼想要的生日禮物嗎?」
「小狗!」查克用一生的期待說,他抓著赫克的衣服:「我想要一隻小狗!」
「小狗…」不太妙的是赫克挑起了一邊的眉毛,似乎不太同意他這個提案:「你確定嗎?一等兵?」
「喔,爸,拜託,我會照顧他的,我會每天帶他散步、和他分享食物、幫他洗澡、我會讓他睡我的床!拜託!」查克承諾著,但從赫克的嘴角看來,希望不大。
安琪拉推推赫克的手,但赫克搖搖頭。
「你還太小了,查克。」赫克說,然後看見查克的臉迅速失望的苦了下來,這是一個單純的孩子,他揉揉查克的頭髮:「也許等你再大一點。」
查克還是苦著臉。他都對他的每個朋友說了他要跟他爸要一隻小狗當作生日禮物。他都說了。
「男人可不能隨便苦著一張臉啊。查克一等兵。」赫克他從行李中拿出他準備給查克的生日禮物:一頂平凡無奇的藍色棒球帽,戴在查克的頭上:「兩年後,如果你還要一隻小狗,我就給你一隻小狗。」
帽簷下查克還是嘟著嘴,雖然難掩失望,但他妥協了:「你保證?」
「我保證,兒子。」
然後赫克醒來,馬克斯在床邊用他那看似魯鈍又憂傷的眼睛看著他,賀克很快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夢境是潛意識的反映,而連結時流進腦中的遠比駕駛們所以為的多,有些所有者根本不記得了,有些交換者根本沒發現到。
所謂的神經浮動連結就是交換,一切的交換。
而人腦是不會忘記任何事的,回憶只是不被想起來,那怕是在微小,所以那些潛意識、秘密、連當事人都沒有意識到的情感,全都也進了交換者的腦袋。
然後在副作用發作時席捲而來。
夢一直是連結的副作用發作時的一個形式。赫克打開脖子上的小盒,從中取出了兩顆紫色的藥丸,吞了下去,從副作用開始出現後,他就一直把小盒帶著。
床頭櫃上還放了幾天之前,在懷念之夜上從天同手上拿到的查克的棒球帽,那個夢裡的生日禮物如今已經破舊不堪。
投影在牆面上的時鐘顯示,現在才十二點多,查克的生日剛剛過去了,那麼久遠、那麼像是永恆的事情,在夢裡都不過是一瞬。
赫克‧韓森可以因為思念、哀傷與懊悔而痛哭,但沒有。他的兒子以英雄之姿死去,他不能夠如此侮辱查克的光榮,他靜靜的凝望著天花板,以自身的堅強抵抗神經浮動連結的副作用。
馬克斯把他溼答答的鼻子塞進了赫克的手心中,冰冰的,但呼吸溫暖。
兩年後他在怪獸使得他們失去安琪拉後,確實將馬克斯帶給了查克。那一次他並沒有違背承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