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Pacific Rim同人]病

 曾經連結過的人,會拷貝另一個人行為,並終生都會渴望連結,後來病理學家才發現到這是一種病。
某個夜裡萊利夢醒了,而真子已經醒來等他。
萊利閉著眼睛,但可以感受到房間裡仍然一片黑暗,有別於夢裡,他枕在真子的腿上,真子安撫的撫摸他的頭髮。
她知道萊利的夢裡發生了什麼,萊利知道她和他做了一樣的夢,
他放鬆體會著浮動連結的副作用突然的反噬,讓它湧現,然後讓它走。等到他覺得差不多了,他開口,他知道真子也在等他開口:「真子?」
「嗯,我在這裡。」真子略帶口音的嗓音輕聲說,那讓萊利感到好多了、好多了,驀地某種哽咽突然湧上了喉頭,夢裡那片金黃色的天空突然撞上他,他瑟縮了一下,更閉緊還沒張開的眼睛。
他伸手握住真子的手,很用力,但是真子什麼也沒說,沒喊痛。幾個呼吸後萊利才繼續講下去:「我夢到彥西。」
「嗯。」真子輕輕的哄著,手指像萊利的母親那樣梳過萊利的頭髮,她在萊利的腦子裡學會的。
這就是病徵了。萊利、真子和赫克‧韓森,他們全都有那種病。渴望永久的連結成為個體,又在腦中複製彼此,即使是連結的一方已經死了,也無法停止病情。
「我說我很抱歉。」經常性的陷入回憶、幻覺、夢境之中也是一個特徵,畢竟另一半都還活在他們的腦子裡,所以他們既是死了又不是真的死了,萊利顫抖的說,他永遠無法走出來,他們永遠都無法走出來。
他夢到他站在吉普賽危機的手上,彥西背對他坐在手指上望向昏黃夕陽,萊利說他很抱歉,很抱歉他害死了他,很抱歉他失去了他。
「然後呢,他說什麼?」真子引導的問,心理醫生說傾訴有助於治療,至少舒緩副作用帶來的情感負擔,但是其實她早就知道彥西說什麼了,當她和萊利連結時,彥西也和她連結了,所以她會作一樣的夢,她和萊利作一樣的夢。
「…他笑了。」彥西轉過頭笑了。然後消失。萊利把真子的手握在自己掌心,另一個連結者的存在帶給他安慰,儘管安慰並不完全能完全抹去失去彥西的疼痛,安慰與疼痛並存,並不是疊合或替代,真子與彥西都在他的腦裡,也不是疊合或替代。
「沒事的,萊利。沒事的。」真子拍著萊利的後背,她並不認識彥西‧貝特,但又認識彥西‧貝特,彥西的一切在與萊利連結是拷貝進萊利的腦裡了,又在萊利與她連結時拷貝進她的腦裡了,除了萊利她也感覺到彥西,甚至她對於彥西有種近似家人的愛。
然而這也是痛苦的。
只有感情的分享而非實質的共同經歷是個阻隔,而靈魂的交流仍然受制於不同的個體,這或許解釋了後續科學家們想將連結技術改變方向發展時的挫敗:實驗體們雙雙拒絕從連結中醒來。
孤獨不是個人的,但又是個人的。萊利對於與彥西連結永恆的渴求著,而真子則在三人份的記憶中恍惚。
他們彼此真的知道彼此的一切,卻又不知道,誰也無法分享,誰也無法成為。連結並非分擔痛苦,而是一起受苦。
但或許他們能夠做到的是,在副作用反噬時,他們能彼此支持。替另一個人,基於太痛而無法承擔哭泣這件事的人哭泣。
黑暗的房間中,真子的臉上佈滿了眼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