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Pacific Rim同人]博物館

碎頂訓練營後來被改建成博物館,儘管那裏不是一切的開始,卻是一切的結束。
那裡盡可能保留戰爭時的痕跡,而每一面牆每一扇門每一坪天花板上都刻上殉難者的名字,數以億計的名字要覆蓋住整個基地並不難,只有地板例外,因為哀悼踐踏不得。
機甲獵人們被從遺忘墳場裡挖回、修理、卸除武器後擺放展示,無法被修復的就使用投影,每個獵人的身邊擺放駕駛員的肖像,展示他們的遺物,像是衣冠塚,碎頂訓練營就有如一個巨大的共同陵寢,只是他們都不是死在這裡,只是被紀念……不論如何,那三十幾個停放格,終於不那麼空了。
碎頂博物館是一個嚴肅地方,沒有兒童互動設施,沒有紀念品商店,沒有將閒置的庫房改建成旅館房間或者高級咖啡館……食堂還在食堂的地方,假如真的有人餓了,那裡提供戰時的伙食……集合廣播或者警告會不定期響起,閉館時則會回放韓森元帥的「停止倒數」與歡呼聲,在靜謐窒人的安靜裡,蒼涼的響。碎頂訓練營是肅穆的,那是讓人思念的地方,讓人理解到鬥士們的偉大,並學習謙卑的地方,一切曾經的犧牲,不該被消遣於娛樂。
唯一乍似歡樂的保留處,是偉唐三兄弟的籃球場,不過沒有籃球聲了,記分板和籃球安安靜靜的。
幾乎所有的機房都物盡其用,即使是當時的宿舍,只有很少數、很少數,才被做為紀念逝者的展示房而予以保留,那些地方幾乎原封不動,原有者的生活痕跡幾乎都還留著,比方薩莎與艾力克西斯‧凱戴諾夫斯基的房裡,就整齊排列著不同廠牌的伏特加酒瓶,只有一瓶稍稍出位一點了,好像那對夫婦才剛剛決定今晚要以這瓶助興,拿起來不久又匆匆放下,洗手台上一個被敲掉瓶身的玻璃瓶嘴久遠地放著。
博物館開幕時沒有宣傳,一如軍人作風的低調。
唯一的事前活動是懷念之夜,只有當時的基地人員可以參加,他們獲准拜訪他們曾經的房間、在訓練營成為公共財產之前,停佇在過去的痕跡一回。

兩位博士在他們的實驗室裡面,彼此嘲笑嘲笑彼此的從前,對於自己一邊的領地宣示倒還是界線分明;天同在控制室裡用椅子滑來滑去,從一台電腦到另一台,不過現在他不用緊急分析那些信號了;韓森元帥在衝鋒號的投影前面靜靜的看著查克的投影,查克閉著眼睛看起來像是睡著了,最重要的是他看起來很安詳,麥克斯坐在赫克的腿邊,也靜靜的看,他其實什麼都知道;真子在潘達考斯特元帥的辦公室裡坐著,看向窗外的夕陽,一遍一遍聽潘達考斯特在衝鋒號裡給她的遺言錄音,一遍一遍一遍,再見了老師,我會想你,每一遍她都這麼告別。
萊利在他的房間裡,這裡稍稍不同,這裡拷貝了他在阿拉斯加的房間,放有他們的床,枕頭擺在不同方向。在衣櫃裡,他看到他和彥西的空軍外套,那件屌爆了的、背後印有吉普賽危機紋章的空軍外套,那麼多年來他都不知道外套上哪了,結果充公了。
失去彥西之後,他在醫院裡躺了好幾天,忍受不了那種一片安靜的感覺,在PPDC開除他前,他就先逃走了。臨行前除了那些明信片和照片他什麼也沒有帶,包括彥西的遺物,現在全在這裡,在另一個經緯度,不是阿拉斯加的地方。如果當時他沒有那麼魯莽,彥西會和他一起到碎頂來嗎?
他想起他在這裡告訴過真子的話。
沉思間,有人敲了敲鐵門,他轉過頭去,看見天同看著他:「嗨,大英雄。」
「終於從椅子上起來啦,蔡滑輪先生。」萊利消遣道,然後天同聳了聳肩。
「別的地方需要我。」天同在萊利的旁邊坐下,面對整個房間:「不錯的收藏對嗎?貝特兄弟個人物品室。」

「是啊,但你們這樣根本是搶劫。」萊利開玩笑的說,但說出來後他才發現他真的很想要、很想要把這些東西帶回家。
「是你當初把這些都留在那裡的。」天同取笑回去,假裝他們都承受得住這份虛假的輕鬆,事實上他們都有點情感複雜,畢竟作為同期生,天同和他們的交情一直不錯。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穿上那件外套的時候嗎?」萊利指著玻璃窗裡的外套,憑藉著事物,人們總能輕易地回到很久以前。
「當然記得,你開心的像個小鬼。」天同笑了起來。這些東西是他整理的,作為朋友,他覺得自己有義務把好友的遺物保存起來,博物館其實也是他的主意,只有永不忘記的人,才能跨過過去。
「彥西也是。」萊利並不怪天同這個企劃人。他只是突然有點懷念。
他們沉默半晌,各自緬懷。
「聽著,按照規定,今天晚上你們只能夠看,不能夠帶走任何東西,哪怕你們在櫃子裡藏了限量版黃書,可是…」天同兀自打斷沉默,然後從他的口袋裡掏出個禮物放在萊利的手上:「…誰叫你們拯救了世界。」
隨著天同的拳頭打開,彥西的軍籍牌落入萊利的手心裡:「天同…這…」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感激我。我都知道。」天同站起來,並不打算給萊利感激的機會,他實在不擅長這種感人時刻:「我還得去把潘達考斯特元帥的星星給真子,把查克的帽子給韓森元帥。我很忙我要走了。」
「天同!」萊利在天同要走出房間時叫住他,天同回過頭來,他還是抓到了機會:「謝謝。」
「不客氣。」天同笑了起來,他朝萊利擺擺手,一溜煙的跑掉了:「…誰叫我是聖誕老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