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ATC-22

 
「你好。」她輕柔地說,燕燕抬頭看她,似乎很是訝異。
「你好。」燕燕對她露出笑容:「葛來芬多同學?」
「我是。」她好開心,燕燕這樣對她說話:「請問你是呂燕嗎?赫夫帕夫的級長。我可以坐下來嗎?」
「…啊…請坐…」燕燕慌慌張張地把攤了一桌面的書都給收起來,疊了好高,讓愛麗兒都擔心了她會不會搬不了這麼多書。
「我可不可以問你幾個關於選修課的問題?」愛麗兒偏頭望向燕燕,笑的好不燦爛:「好像每個院的選修傾向都不太一樣,我想要問一下每一個院的級長作為參考。」
這不算個謊話,玫瑰已經和她交流過了,天蠍在剛入學時就給了她每個選修的介紹,她只剩下葛來芬多的級長沒問,而燕燕是個老實人,所以在赫夫帕夫,她點了點頭,把自己的選修和選修考量通通講給了愛麗兒聽,並在愛麗兒的帶領下,話題越來越偏。傻傻的、赫夫帕夫的人格模範呂燕就這麼忘記了自己原本要寫作業。
他們就這樣聊了一回,話題從原本的選修至於對音樂的愛好,只要對象是呂燕,愛麗兒擁有無限的耐心、愛心、溫柔與話題,而且她沒有記錯,燕燕還是喜歡音樂,即使她上了霍格華茲她還是喜歡音樂。
「聽說葛來芬多小姐的小提琴拉的非常好。」燕燕為此露出了夢幻的表情,小小的手捧在了心口。
「哪裡哪裡。只是自娛的程度。」愛麗兒十分官腔的說道,她知道燕燕會全盤接受她的假謙虛,並對她崇拜不已:「如果你願意我隨時都可以為你演奏。」
「真的嗎?」燕燕很開心的笑彎了眼睛,東方的臉盈著誠懇的笑。愛麗兒覺得自己又重新愛上了燕燕……不,這是初戀,是她愛麗兒‧葛來芬多的初戀。
她立刻就演奏起來了,好像她的演奏不用錢似的。才怪,她的演奏可高價的很,以前他的演奏費可是六位數開始跳,還要抽成。
愛麗兒拉了一首很可愛的歌,讓整個早晨的大廳都歡快了起來,好幾個人都往她瞧,包括原本裝作不在意他們談話的,例如說天蠍、維克特、漢思,和因為被愛麗兒忘了而乾脆拿出了自己的書複習的賽佛勒斯。燕燕一邊聽一邊笑。她知道她沒有選錯曲子,這是燕燕一直最喜歡的動畫歌,那是一個關於沒有人會長大的小島的動畫。
「你真厲害,葛來芬多小姐,這是我最喜歡的歌。」燕燕抹了抹眼角,她不小心哭了一點點出來,希望等等不要給艾隆發現才好。
「我知道。」愛麗兒很溫柔地伸手幫她抹掉,她深情款款地說:「燕燕,我們當朋友好嗎?」
「欸?我嗎?」燕燕她困惑了一下,但是看在愛麗兒的注視下,她羞澀的笑了:「好啊。」
那好啊就像燕燕剛答應和她結婚一樣,愛麗兒笑得一臉燦爛的捧起燕燕的手,接下來就要和她求婚。
可惜燕燕突然的站了起來,連帶把她的手從愛麗兒的手裡抽回,有點驚慌的:「啊,他們應該練習完了!我不去艾隆會鬧脾氣!!對不起,我得先走了!」
語畢捧著書,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赫夫帕夫的桌前,愛麗兒都忘了燕燕一直有著過人的行動力,她依依不捨的看著燕燕的背影往大門跑去,然後隨即扭曲:艾隆‧史東提早結束了練習,一把把燕燕和她的書都抱起來,早晨的泥土和草屑從他的葛萊芬多魁地奇制服蹭到了她的衣服上。
愛麗兒知道想要用眼睛噴出火焰下毒咒的感覺。她的腦袋裡立刻匯集了好多身體的前主人就擁有的黑魔法咒語。她忿忿地回到了位子上,拾起了被天蠍冷處理,還擱在桌上的巧克力,幾下就撕開了包裝,開始啃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