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Pacific Rim同人]伏特加戒指

對艾力克西斯‧凱戴諾夫斯基而言,自己首先是機甲獵人的駕駛,然後是軍人,最後才是一個男人,是薩莎‧凱戴諾夫斯基的丈夫。他知道對薩莎而言,也是如此,他們首先是彼此的共同駕駛,然後是同志,然後才是夫妻。
在移防香港的前一晚,薩莎坐在車諾的頭上回望海參崴基地,永不凍港的夜晚已經沒有他們兒時那麼燦爛了。
他找到沒有去吃晚餐的薩莎時,薩莎正獨自飲啜著伏特加,薩莎瞟了他一眼,而艾力克西斯對薩莎沒有什麼話好說。
這並不是因為婚姻問題,或者什麼別的。相反的,他們在夜晚的床上可是熱烈相愛的夫妻,他們只是太了解彼此,同時個性又大相逕庭。薩莎是強悍的女子,至於他則木訥而不擅長言語。
沒有什麼好說,他並不會說什麼,而薩莎也不需要他說什麼,所以他們移防的前一晚,在車諾的頭上,他們彼此沉默。
誰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成為彼此的共同駕駛,有別於他國那些兄弟、雙生、父子的搭檔,一開始就成雙地被挑選,在成為駕駛前,他們對彼此一無所知,進行測試時,他們才是初見,祖國認為直接挑選最優秀且分析出來浮動連結最契合的士兵作為駕駛,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只有電腦數據可以解釋他們為什麼會是被選中的,為什麼會是他們。
艾力克西斯‧凱戴諾夫斯基對他妻子的初見是錯愕的,他預期的搭檔應是與自己身材相近的鬥士,而非塗抹鮮紅口紅,較他嬌小的女士。
他的反應顯然沒被隱藏,薩莎挑著眉毛問他:「你的敬禮呢,士兵?」他才知道,原來她還是位中尉,軍階遠較他高。他剛硬無語的敬禮惹得她哈哈大笑。不知道為什麼,那時他想,她笑起來真好。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而祖國的決定確實沒有錯誤。他和薩莎的搭檔是神奇的,他們駕駛著車諾艾爾發,一次一次的擊退那些妄想進犯他們祖國的怪獸,他感覺到很快樂,不僅僅是因為成就、榮譽,還因為他身邊有著薩莎。
有次任務歸返,他們直接走回基地。艾力克西斯望向薩莎,在他理解自己的想法之前,薩莎已經先笑了出來,那時他們還沒切斷浮動神經連結:「你最好別說出來!」
她笑起來真好,艾力克西斯知道浮動連結還沒切斷,但還是想。於是當他們爬出車諾艾爾發時,他還是說了出來:「我想娶妳。」
就在整個海參崴基地面前,薩莎揍了他,然後哈哈大笑,然後那雙紅唇吻了他。這真好。當晚他們就在海參崴基地公證,食堂餐廳裡堆滿了慶賀的笑聲,同志們齊唱著卡秋莎,豪飲伏特加酒。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在海參崴基地發生了許多的事。
「不知道香港會是什麼德性。」望向海參崴基地並回憶那些發生在這的事時,薩莎問他:「但願比這鬼地方暖活。」
艾力克西斯沒有回答,他並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作為機甲獵人的駕駛,他們不可能捨棄車諾艾爾發,不可能選擇築牆計畫,但與此同時,作為軍人的他們,則被他們的國家捨棄了。
他望向不再璀璨的海參崴,然後他聽見薩莎叫他。
「過來扶我,我喝醉了。」薩莎說,這並不太可能,但他不疑有他。才伸出手,薩莎就將伏特加酒瓶套到他的無名指上。然後哈哈大笑,多年來依舊的,薩莎的紅唇哈哈大笑。那真好。薩莎說:「你欠我一個戒指,記住了。」
他們確實沒有給彼此除了左右腦和記憶以外任何形式上的東西。於是艾力克西斯記住了。甚至留下了那個伏特加酒瓶,小心翼翼的敲掉瓶身,留下瓶嘴,當真把那視為一個戒指,此舉動輒讓薩莎大笑。他明瞭到自己持續作為駕駛的理由或許不單是責任或者榮譽或者成就,還因為他的共同駕駛。
香港是個溫暖的地方,而開放的港口還維持著明亮。從海面上看去,有點像是兒時璀璨的海參崴。
然後他們在一場戰役中致力對抗兩隻四級怪獸。
終究他們是殞落了,冷冷海水灌入了他的肺部,他搞不清楚他的痛苦是真的痛苦,還是感受到了妻子的痛苦、焦慮和不甘。
怪獸的手將他們下壓海底,與妻子迥異的他平靜地接受了無可改變的事實,但忽然想起他們的初見、海參崴、薩莎的紅唇,以及移防前的夜晚。
他還欠薩莎一個戒指,他還沒找到適合薩莎指圍的伏特加瓶子。
於是他艱難的伸出手,握住薩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