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ATC-20

  
隔天早上愛麗兒遲遲沒有出現在交誼廳。賽佛勒斯拿著昨夜騰好的筆記,有些不安的看著愛麗兒的房門,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敲門,他很擔心愛麗兒。
時間已經相當晚了,雖然今天早上他們並沒有必修課,但是再過一回大廳的餐點就會被撤走。同理,交誼廳裡的學生所剩不多,多半已經離開,交誼廳顯得空蕩。只有幾個還沒有調整好作息的學生,匆匆忙忙從他們的寢室出來。
賽佛勒斯看著愛麗兒緊閉的房門,想起天蠍稍早一點離開時看向他的眼神:別管她了,那個眼神如是說。賽佛勒斯苦笑,對於天蠍的建議十分感激,但是他不行能照做,因為她是他的朋友,僅有的朋友。
看了看錶,賽佛勒斯決定上前去敲門,至少確定愛麗兒今天去不去上課。
但就在他要敲門的時候,門向內打開了。愛麗兒軟綿綿的撲向了自己。
「愛麗兒?」女孩並不重,力度也不大,而且令人擔憂的是愛麗兒幾乎站不穩,賽佛勒斯扶住她的肩膀。
「賽佛勒斯?」愛麗兒抬起頭,眼神有點恍惚。賽佛勒斯發現她的眼睛哭腫了,而且還濕潤著:「抱歉,我好像快遲到了…我…」
「你還好嗎?」賽佛勒斯問,她看起來絕對不好。他考慮是不是要再把她送到醫院廂房。
「我沒事,賽佛勒斯。」愛麗兒稍稍退開,然後虛弱的說:「我只是餓了。」
 
 
詹姆感到非常的暴躁,原因無他,也是為了那突然空降的與愛麗兒‧葛來芬多的緋聞。從他把她送去醫院廂房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了,整個學校的人都還對他議論紛紛。他忿忿地把早餐的每一樣東西都切的碎碎的,即使是本來就碎碎的番茄焗豆。
「別在意了,詹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的好友阿傑一邊大嚼著培根一邊說,好吧,這確實不是第一次,誰讓他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之子呢,他剛入學的時候,大家也對他議論紛紛過。但這一次情況不一樣,而阿傑並不明白,他只在乎他的培根和稍後的魁地奇訓練:「而且愛麗兒‧葛來芬多長的挺漂亮的,你又沒有損失。」
「少來了,阿傑,光把我和馬份的名字放在一起我的身價就已經掉價了。」詹姆確實不在意緋聞裡頭他和愛麗兒情投意合的部分,儘管他同時也很難對一個把鼻涕都蹭到他袖子上的女生產生好感,但阿傑說的沒錯,愛麗兒‧葛來芬多是真的長的蠻漂亮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看過她邊哭邊流鼻水;他在意的是天蠍‧馬份意圖挑撥離間的部分,他篤定這一切都是馬份家的陰謀,這不是卑鄙小人馬份第一次這麼做了,在阿不思剛入學的時候,就是他花言巧語,騙阿不思進了史萊哲林,又從中作梗孤立了阿不思,還破壞了他們兄弟的感情。
一邊納悶著弟弟為什麼沒有出現在大廳裡,一邊瞪著史萊哲林長桌上,優雅地享用早餐的馬份。全都是這個傢伙的錯,他想著。
「我不懂大家幹麼對那個愛麗兒‧葛來芬多那麼大驚小怪,真是莫名其妙。」坐在詹姆旁邊的莉莉咕噥:「她是長的蠻漂亮的,可是除了她剛好姓葛來芬多外,她根本沒什麼特別的。」
「聽說她還會拉小提琴,不過我不覺得這有怎樣。可能大家都覺得有插班生很新鮮吧。」她對面一個名為狄恩的男孩盡量中肯的說:「不過分類帽到底在想什麼啊,竟然把葛來芬多的子孫分到史萊哲林。」
「如果跟霍格華茲一樣悠久了話,那葛來芬多家族確實挺老的。不知道他們家產有多少耶?欸,詹姆,你要是真的把到她,你就發了!!!」阿傑突破盲點的想到。
「閉嘴啦你。」詹姆如是說,並狠狠的吃了一口馬鈴薯。要他跟史萊哲林的女生交往,有辱門風的事情他才不做。
話到此時,貓頭鷹們來了。剛開學的貓頭鷹群們很是壯觀,因為大把大把的學生們總會忘記帶上一兩件東西,然後才慌慌張張的要父母寄來,或者悠悠哉哉地等慌慌張張的父母寄來。
詹姆意外的不是那一種,因為金妮總是嘮嘮叨叨的,莉莉也是嘮嘮叨叨的,基本上家裡只要有兩個女人對你嘮嘮叨叨的,那麼該帶的東西就很難忘了,更況且阿不思雖然嘮嘮叨叨的,但是他總是會想起來有什麼東西金妮和莉莉沒嘮叨到。
所以除了哈利偷偷寄給他們的零用錢外,他很少收到貓頭鷹帶來的東西。但是今天不一樣,一隻校內的貓頭鷹帶著包裹降落在他的桌前,誰會用校內貓頭鷹寄給他包裹。
於是他拆了,裡面是一間叫做Godiva的店的巧克力。還有一張手寫的便籤,那便籤是特製的,印有玫瑰花框。
「詹姆‧波特先生足下:
昨日在走廊上給您添了麻煩,十分抱歉。因此希望您能收下這份聊表歉意的禮物。
同窗 愛麗兒‧葛來芬多 拜上」
阿傑搶過了他的便籤,非常大聲且刻意的朗誦出來。這個舉動幾乎讓全大廳的人都看向了他們:「嘖嘖嘖,詹姆你這個小禍…噢。」
「閉嘴!!」詹姆很用力的踩了他的好友一腳,覺得丟臉。為什麼丟臉,他也不知道,但總覺得自己的便籤被人拿來調笑挺丟臉的,他一把搶過那便籤,阿傑還是嘻皮笑臉,眼神示意他往史萊哲林看,他看了,馬份的兩個跟班季默和葉夫曼都看向了這邊,馬份則看著盤子若有所思,甚至連威爾森那傢伙都看往這裡了。詹姆眼睛一轉,去看赫夫帕夫的長桌末端,他們的驕傲史東坐在那裡,一如往常的在糾纏呂燕,沒對他產生什麼興趣…那就好,他可不希望史東會以為他和史萊哲林扯上關係。
「唉唉,可要好好回應人家啊。」阿傑對擠眉弄眼,這導致他又得到了一腳,不是來自詹姆,而是來自莉莉。
「媽說過不可以隨便亂收別人的東西。」話是說給詹姆聽的,但莉莉沉著臉瞪著阿傑,好像他再拿這件事情騷擾她哥,她就要對他下惡咒:「詹姆,你最好把東西退回去。阿傑,不要開玩笑。」
「好啦…」阿傑有點不滿的應聲,他不是那麼喜歡詹姆的妹妹。像個老媽似的,老要別人聽話,又開不起玩笑,更重要的是她實在干涉詹姆太多了。怎麼都沒看到她去煩阿不思‧波特?
詹姆想了一下,但沒持續太久,狄恩看了一下錶,表示他們練習的時間到了:「該去把隊長抓回來了。」
他們心照不宣的看了彼此,然後又看了再赫夫帕夫那裏騷擾呂燕的史東,然後又看了一次彼此。最後他們沉痛地起身。人人都說艾隆‧史東是個奇蹟,他的確是,他是葛來芬多有史以來最不練習的隊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