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19

 

愛麗兒對於天蠍、賽佛勒斯、詹姆三人,因為自己而捲入莫名的流言風暴一事渾然不知,也不在乎他們因此有多苦痛。反正她是一個任性、自我、完全不考慮他人想法、不懂人情世故、驕縱、自大的人。

她本來就不關心別人,更況且,她想都沒想過,有人可能會和自己一樣痛苦。

儘管愛麗兒在走廊上給天蠍牽著手走著時,她稍稍地為了不想要造成他人困擾,也不想要太引人注目,而收斂了一點,沒有哭得太大聲,強忍著把心碎哽咽成抽抽噎噎,但是她已經破碎的心,依然被浸泡在憂傷裡,傷口被失戀那澀苦地味道不斷的刺激著,那種痛楚彷彿要將她撕成千千片片般的撕扯著她的靈魂,而她唯一倖免於難的就是任由自己的情緒崩潰。

因此,當她被送回到了房間,因為心不在焉而當著天蠍的臉將門關上後,她馬上無法再承受那劇烈、決堤的情感,再也沒有力氣站立,她的身軀僅能靠著門板,緩緩地滑落到地上,然後她放聲大哭,哭得聲嘶力竭。

一開始便被施了消音咒的房間,頓時盈滿了她淒厲的哭聲,她哭到自己乏力,幾度暈厥,然後又哭著醒過來,因為她在夢裡看見了從前,看見了她還是他的時候,燕燕對他露出笑容、為他的提琴伴奏、看著琴譜皺眉、提著掃除用具在學院裡頭行走…

燕燕、燕燕、燕燕…全部都是燕燕,與他。

最後她終於連眼淚也流不出來了,手指顫抖,身體乏力,喉嚨乾渴,用來固定她的靈魂於身體裡的時光器熱得發燙,她抖著手抓起了自己的魔杖…

謬希的觸感隨著咒語的使用,沉沉的出現在手哩,她差一點拿不好,隨後想到,她手中根本什麼都沒有。

旋律隨著她空扯著一無所而演奏著,她拉了一遍又一遍,沒有動機,沒有理由,她讓演奏這件事情慰藉她的靈魂,同時希望她的一切都可以在演奏裡被磨滅。

忠助於演奏中的愛麗兒,沒有注意到她覺得沒有必要施加消音咒的面向湖底的那面牆,出現了人魚的身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