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17



無關於想不想要繼續暴露在眾人質問的視線下,天蠍總是很早就回到房間…在沒有魁地奇的訓練的時候。他會很認真的坐在書桌前,複習今天的上課課程、閱讀其他補充知識的讀物、下週課程的預習,最後是一些無關學習的作品。

這並不是什麼必須歷經刻苦艱難的習慣,就像是驗證愛麗兒所感受到的一樣,在霍格華茲的生活,除了唸書之外,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好做。加上天蠍從小在家庭教師的教導下,本來就規律學習的習慣,這不過就是原本在家的習慣的延伸而已。

天蠍很喜歡閱讀,馬份家悠久而古老,莊園裡頭擁有著各式各樣的藏書,打從他發現父親並不干涉他的閱讀取向後,他就將大部分的童年,除了魁地奇和必要交際的時間,耗費在擁有高大書架的書房裡。

一開始閱讀的原因,只是因為感覺他好像終於擁有了小小的自由。一開始只是因為這個樣子。後來動機漸漸改變,因為他發現了閱讀的迷人之處,這是書呆子會說的話,但是就事實層面看來,他大概就是個書呆子,閱讀能夠讓他忘掉現實,不去考慮他並不喜歡的生活,而知識能夠讓他擁有一些力量。

作為馬份家之子,他的處境一直很艱難。他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逃脫馬份一族在社會裡被打上的標記。而成績這種量化的評鑑,是唯一一種,不在乎個人出生,而取決於天資和努力的公平。所以儘管對於多數人而言,學習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天蠍仍然很喜歡學習。

下午課程時,剎比教授已經聲明過,這學年末OWLs的重要性和其對於之後生涯的影響。天蠍曾經在假期中和身為父親友人的煞比談論過他的將來,一些渺茫的、有別於父親期望的可能性,他並不想要到如今幾乎被葛來芬多畢業生們掌控的魔法部裡工作,他想要在獲格華茲裡任教,或者到國外去進行研究方面的工作……但是他知道,他的父親對他有期待,重振家族聲望的期待。

對此,剎比表示,他會和他父親談談,但最重要的事情依然必須要由他自己開口。

那是不可能的,天蠍幾乎是苦澀的想著,因為他不想要讓他的父親失望。他是在父親的期待下長大的,父親用了不適合小孩的嚴謹教育著他,因為父親寄望著他。思即最後的動機,天蠍就不願意將自己未來的打算開口表態。

雖然跩哥‧馬份在某方面壓抑限制了孩子的成長,相反的,他很敬愛他的父親,他可以理解父親所承擔的有多麼沉重,所以才不忍心摧毀父親僅有的一點、需要藉由自己來完成的盼望。

作為一名青少年,他並不是不叛逆,而是就算是叛逆了,那也改變不了什麼,天蠍很聰明,他知道就算他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事情非但不會好轉,反而有可能變的更糟。所以陪伴他渡過無法向人傾訴的孤寂的,只不過是閱讀麻瓜小說,聽聽麻瓜音樂。

這是他的秘密,他從未透露,也不敢想像被知道的下場將如何的秘密…一開始他在一本書的敘述中讀到了一段童謠集,就是愛麗兒‧葛來芬多曾經在餐桌上所哼過的那首,書中也提出了差不多的觀點,只不過是因為和麻瓜較相關,因此並不被重視,在那之後在某種冒險心態的刺激下,他接觸了麻瓜的神話作品,然後是他們的小說、電影和音樂,然後是文化、文明…因此他認的出來,愛麗兒今早在符咒學課程上所演奏的樂曲,那出自一部相當老的電影。接觸麻瓜文化的結果演變成天蠍對於麻瓜社會的好奇,他甚至用增加學分為理由,選修了麻瓜研究這堂課。

會讓所有的馬份祖先們都震驚的,天蠍其實相當敬佩那些麻瓜們。他閱讀麻瓜的報紙,知道麻瓜社會的趨勢,以及他們在沒有法力的情況下,為了生活所推動的那些科技,和他們對於美感、藝術的追求,甚至連以巫師眼光看來相當滑稽的「奇幻文學」都讓他覺得這些麻瓜的思維和想像力十分有趣。

天蠍放下手中那本偽裝成魔法史的《雙城記》,嘆了一口氣,他其實相當想要引進一些麻瓜發明或者概念,來改變巫師的生活,漸漸的麻瓜們已經有些發明,可以超越巫師們的咒語。但這些想法比他想要當個平凡的教書先生更驚世駭俗。

穩重而規律的敲門聲將天蠍從他小小內心裡的大大願景中抽離,他熟練的將那本《雙城記》擺在書架上,在一堆專業的書籍裡,它看起來毫不突出,也不刻意隱藏。然後天蠍去開門。

站在門外的是,賽佛勒斯,掛著相當不好意思的微笑,用交誼聽裡其他人可以聽到的聲音,提出一個身為普通同學不會太過分的要求:「抱歉打擾了,馬份。我可以跟你借今天筆記嗎?」

「當然,你進來寫吧,波特。」而作為一名和塞佛勒斯有著普通交情的同學,同時又身為應當幫助同學的級長,天蠍並沒有拒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