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同人]討魘鬼

 0.

這是一個關於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和威廉‧比爾‧衛斯理的故事。

 

1.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或許不具有占卜的天賦,或許對未來一無所知,但她十分清楚,關於未來她想要的是:

一幢在海邊的小屋。

一個裝滿適合她的頭髮和眼睛的衣服的衣櫃。

一隻叫做小皮的狗。

一個長的像自己的女兒。

一個會每天說我愛你的丈夫。

十七歲的花兒‧戴樂古不曾把這件事告訴佳兒以外的人,更遑論那些比自己更低俗,只會嘲笑美好事物的女生。

她知道這個未來或許不實,但是她確信,自己值得這麼幸福。

 

2.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在結婚紀念日當天從自己十七歲時的回憶中醒來。她看見奶白色的天花板和吊燈,看見黎明的曙光將之染的有一點藍。

她用沒戴結婚戒指的蓋上額頭,之後向上順開銀色的瀏海…然後她用戴著結婚戒指的手,習慣性地要拉睡在她旁邊的人的手。

空曠的床邊沒有任何體溫。

花兒起身拉開被單,只看一張薄博的紙躺在她的丈夫,威廉‧比爾‧衛斯理應該躺著的位子。

她忍住變成迷拉原形的衝動,顫抖著手拿起紙條。紙條上有個簡單的句子。

親愛的親愛的:

今天銀行有很多事情,我忘了說。

所以我出門了。

B.W.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瞪著那張紙條,她知道怎麼讓那張紙條起火,而不用到魔杖。

 

3.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在霍格華茲遇到一個男人。

在三巫鬥法第三次任務前的家人見面會上,隔著一群人的肩膀。

他有不是男孩的眼睛,還是男孩的笑容。

花兒隔著一群人的肩膀看著那個人,想著隔著這麼遠的距離,要不要撥一撥頭髮用一下外祖母的魔法。

她看見那個人和哈利波特在一起,但好像是那個叫做榮恩的男孩的家人。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遇到一個她感興趣的人。

 

4.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決定今天無論如何都不和威廉‧比爾‧衛斯理說話。

同時決定將晚餐的牛排煎成十二分熟,而非比爾愛吃的三分以示她的不滿。儘管上一次她這麼做時,半狼人的比爾‧衛斯理表示,他偶爾也想要磨磨牙,讓她為他毫不困擾的笑容而生氣挫敗。

她拉開衣櫃,想選一件能帶給她好心情的漂亮衣服。

衣櫃裡除了比爾的少數幾件龐克風格的西裝以外,滿是適合她的頭髮和眼睛的洋裝。但只有她第二喜歡的衣服。

女孩子在心情不好時,衣櫃裡只找的到第二喜歡的衣服。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換上一件比爾‧衛斯理總是說好看的洋裝。

 

5.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在霍格華茲的走廊遇到那個人。

那個時候三巫鬥法慌忙的結束,她靠在走廊的窗子上看霍格華茲的森林與湖邊。她不打算告訴任何人她發現她錯了。

英國很漂亮,霍格華茲很漂亮。她看著遠山的雲,陽光,與空氣,都是法國未有的風情。

霍格華茲很漂亮,不是嗎。一個從容悠閒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身旁,肯定的不是個問句,她尋聲望去。

那個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他的旁邊,如果不是因為他有一雙咖啡色的眼睛,高傲的她會覺得他如此唐突的出聲對一個女孩說話並打擾她的安寧很沒有禮貌。

窩覺得波巴桐梗漂釀。反射性的她這麼說,同時高高的昂起了頭。高傲那又如何呢?她更受不了無禮又輕薄的人。

是這嗎。那個人笑笑。那不是一種不以為意或者決定以更高傲的姿態來回覆她的不屑的笑。那笑容很像是個贊同,更多的是覺得她可愛。

他自我介紹說他的名字叫做比爾。全名是威廉‧比爾‧衛斯理。很高興認識你,戴樂古小姐。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記住了一個全名是威廉‧比爾‧衛斯理的人。

 

6.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和威廉‧比爾‧衛斯理有兩個女兒。薇朵兒和多明尼克。

另外他們養了一隻名字叫做小皮的狗。

花兒走進七年來被打理的整齊的花園,聽見兩個女兒在花叢間裡奔跑尖叫,白色的洋裝裙襬,一頭金色的頭髮和一頭紅色的頭髮跑進斑斕的花叢,後面跟著一條金色的尾巴。

笑聲朝花園連結的海岸邊跑去,是時候到了英國午後晴朗的季節,陽光將沙岸曬成淺淺的奶油色,遠處的海深藍如寶石,近處則是清澈的湖水綠。

小皮先一步的跳進了白色的浪花,薇朵兒先朝那海撲了進去,之後是多明尼克。兩個孩子一條狗玩瘋了至於忘了所有她諄諄教誨過的女孩應有的行為。

她嘆了一口氣,兩個衛斯理,又淘氣又精明,甚至可以說是狡詐。沒有任何不敬的意味,但花兒當真認為像是榮恩那樣質樸的人,著實是衛斯理中的異類。

媽咪─多明尼克的叫喚讓花兒從感慨之中回神過來,接下去說話的是薇朵兒,我們搔小皮的肚子的時候,他會像爹地一樣踢後腿耶─

想到了平常比爾和兩個女兒互相搔癢的呵呵笑的情景,她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張紙條。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眼神冷冽的即使隔了一段距離也讓兩個女兒一隻寵物犬僵止了笑。

 

7.

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在三巫鬥法結束的那個夏天重返英國。

她在古靈閣找了一份工作,努力矯正自己的法國腔英文,並迎來了自己的十八歲。

那個夏天裡她在工作的場合重新遇見了威廉‧比爾‧衛斯理。

他說好久不見,戴古樂小姐。

十八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正式的跟他說膩好,讓威廉‧比爾‧衛斯理露出微笑。

 

8.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的眼睛裡住著迷拉,有的時候眼睛裡的迷拉憤怒時,可以讓這個家裡除了威廉‧比爾‧衛斯理以外的衛斯理都安靜。

在眼神的示意下,薇朵兒和多明尼克乖巧的爬進了放滿白色泡泡的浴缸裡,施了魔法的黃色海綿搓揉著她們粉嫩的皮膚,小皮自己在一個臉盆裡垂頭喪氣,在花兒的監督下不能夠盡信的甩動同樣滿是泡泡的尾巴。

一隻貓頭鷹在她監督他們的時候敲了敲浴室的窗戶,然後在她打開窗戶移開視線的同時,小皮將尾巴上的泡泡甩向腳上綁著包裹的栗鴞,栗鴞輕巧的閃過,並從容的降落在毛巾架上,花兒嚴厲的看向了小皮和呵呵笑不停的兩個女兒。

栗鴞來自於斜角巷的摩金夫人各式長袍店,牠對花兒鞠了個躬,牠的脖子上戴了一個小小的領結。栗鴞抬起他的左腳,上頭有一個粉藍色的包裹,以及一張小卡片。

花兒接下包裹,然後揭開卡片。

栗鴞在花兒的眼神再次充斥著凌厲的憤怒以前飛出窗外。

因為藍色的卡片上寫道:

親愛的親愛的:

我忘了告訴你古靈閣今天晚上有個舞會。穿這件禮服今晚和我在大門見面。

PS.我請爸爸媽媽今晚過來照顧孩子。

B.W.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一字一字的看了卡片內容兩次。這一次她舉起魔杖。

 

9.

十八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氣結於一件事。

每次和威廉‧比爾‧衛斯理共事時,他總是動不動露出微笑,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的看著她微笑。

後來當她第一次和他約會…其實不過是在破釜酒吧吃一頓午餐時,比爾坦承那是因為她特別的口音。

十八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當下決定為此當天的剩餘時間都絕對不向威廉‧比爾‧衛斯理說話。

 

10.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忽然想到,一個女人如果經常想到、懷念、緬懷過去,從前的自己,並質疑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的時候,就是老了。

於是她看向穿衣鏡裡的自己,換上比爾送來的洋裝的她依然很漂亮。那是一件銀色的洋裝,以香檳色的絲料點綴,銀色是最能襯托她的頭髮和眼睛的顏色。

她想起自己在比爾受傷那一天對茉莉說的話,對著鏡子皺起了好看的眉。當然了,直至今日,她依然很漂亮。

剛洗好澡頭上包著毛巾的薇朵兒和多明尼克像是小時候的她和佳兒一樣將她的珠寶和拿出來玩,一件一件的戴在身上,並爭著向母親證明他們的品味的獻上他們覺得最合適的項鍊。

於是項鍊的選項是這樣的:兩條漂亮的項鍊,一條不漂亮的項鍊,漂亮的兩條其一來自於花兒的母親,另一則來自於父親。不漂亮的那條不太適合這件洋裝,贈與者是威廉‧比爾‧衛斯理。

小皮在一邊汪汪叫著催促她選擇,兩個女兒手心捧著項鍊向她睜著大眼睛。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為薇朵兒戴上母親送的項鍊,為多明尼克戴上父親送的項鍊。而她的選擇顯而易見。

 

11.

十八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以教威廉‧比爾‧衛斯理法文為交換,讓他幫她補習英文。

過程中她十分懷疑比爾是不是真的不會法文。但她還是每個休假日的下午都和他坐在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的露天座說法國腔調的英文,和英國腔調的法文。在斜角巷熙攘的人聲湧動之中,那些辭彙,如花兒一直說不好的窩,都是迅速消逝,又斑斕的瞬間。

午後的陽光很容易將她的香草冰淇淋融化,融化的香草冰淇淋太甜了,同樣在陽光裡融化也太甜的還有比爾的親吻。

花兒告訴他那是法國人矯正發音的方式。她懷疑他是不是真的相信這種說法。

十八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比起威廉‧比爾‧衛斯理,更常被以親吻的方式矯正發音。

 

12.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在壁爐前迎接亞瑟與茉莉‧衛斯理。

薇朵兒撲向前抱住了亞瑟的膝蓋,而亞瑟將多明尼克高高抱起。

衛斯理就是衛斯理,茉莉與花兒兩個嫁入衛斯理家族的女子交換心照不宣的笑容,看著兩個小女孩拉著爺爺走進客廳。

謝謝你們來幫我看孩子,媽媽。幾句寒暄著其他衛斯理的近況如何後,花兒穿上外套,捏起一搓呼嚕粉。但絕口不提自己的丈夫威廉‧比爾‧衛斯理。

比爾是個紳士。從花兒氣焰高漲的漂亮、香水與高跟鞋中看見她的悶氣,點到為止的告訴她,但沒說最重要的下一句。只是偶爾喜歡欺負女孩子。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眼神閃爍著固執消失在綠色的火焰之中,茉莉‧衛斯理目送的同時感慨著長子的壞心。

 

13.

十九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收到的生日禮物是:

威廉‧比爾‧衛斯理在矯正完一個她一直沒辦法好好發音的單字後問她,如果我為你蓋一棟在海邊的小屋,給你一個裝滿適合你的頭髮和眼睛的衣服的衣櫃,為你養一隻叫做小皮的狗,我們生一個長的像你的女兒,每天說我愛你了話,你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

他微笑著看著她說,如果不是因為他有一雙咖啡色的眼睛了話,高傲的花兒會覺得他這樣如此唐突冒出這麼重要的要求,並揭發她從沒告訴任何人的祕密很沒有禮貌。

據說在英國,人們是不能拒絕禮物的。

十九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說我願意這個句子時,發音也不是發的很好。

 

14.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在宴會上和她的丈夫威廉‧比爾‧衛斯理會合,但她不向他說任何一句話。沒有提及她覺得他的新西裝很好看,對於讓自己生氣的原因也沒有質問他。

宴會上她美煞眾人,偶爾撥撥頭髮,妖精們或許不會被迷拉的魔法影響,但其他人會。

花兒在那些男賓的注目和女伴的竊竊私語下高傲的抬起頭。不去看比爾看著她,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的笑容。

他輕輕的執起她的手,將她帶離她僅能夠用來撒氣的目光。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想起了十七歲時的自己,以及十七歲時自己對未來的想法,感到哀傷。

 

15.

二十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換上了白色的洋裝,頭上戴著妖精做的頭冠。

今天她要成為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

二十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今晚要和威廉‧比爾‧衛斯理跳舞。

整理裙襬時她想起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她知道接下來她會和他一點一點的實現她十七歲時認為的幸福。

一幢在海邊的小屋。

一個裝滿適合她的頭髮和眼睛的衣服的衣櫃。

一隻叫做小皮的狗。

一個長的像自己的女兒。

一個會每天說我愛你的丈夫。

 

16.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嚴格而言幾乎得到了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對於未來,想要的一切。她有:

一幢在海邊的小屋。

一個裝滿適合她的頭髮和眼睛的衣服的衣櫃。

一隻叫做小皮的狗。

兩個長的像自己的女兒。

但是她的丈夫威廉‧比爾‧衛斯理在結婚紀念日的當天沒有…

她一邊想著一整天來,和比爾唯一能夠算是對話的那兩張紙條,一邊讓比爾將她帶到宴會的角落,宴會場所總是會有一些適合講悄悄話的地點。

在生氣嗎。比爾問。用咖啡色帶笑的眼睛看她。

她不回答。她決定好了,今天無論如何都不和比爾講話。也不看他。

親愛的親愛的。比爾輕輕呢喃,雙手將花兒擁住。我忘了告訴你了…他在她耳邊用英文和法文各說了一遍,在宴會嘈雜的人聲與音樂中,那是迅速消逝,又斑斕的瞬間。

討魘鬼。花兒嘟起嘴,說出那個即使是在幾乎改掉法國腔調的現在,也沒有辦法好好發音的單字。

二十七歲的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又一次的接受了威廉‧比爾‧衛斯理的發音矯正。

 

0.

這是那一個關於花兒‧伊莎貝兒‧戴樂古‧衛斯理和威廉‧比爾‧衛斯理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