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15

 愛麗兒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一名女子皺著眉盯著她。

「你還好嗎?」那名女子穿著奇怪的護士服,綰的整齊髮髻上還別了一頂護士帽,她看起來好像南丁格爾所應募的戰地護士。除非是哪裡有慶典,不然誰平常會這麼穿啊…她是在音樂節裡喝太多暈倒了嗎?愛麗兒扶著暈眩的頭,用乏力的四肢將自己扶起身。

然後她清醒一點了,這裡不是愛丁堡音樂節,這裡是霍格華茲,她依然、依然、依然、依然、沒有、沒有、沒有、沒有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她原本的世界,原本他被甩了的,且他應該已經掛點的世界。愛麗兒垂下頭,她某一次清醒都掙扎著不想面對現實一次,儘管她每次都知道,自己早就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你昏倒了,兩位波特先生把你送到這裡來。」應當是校護的女子說,她靈敏迅速的從一邊的櫃子拿出一瓶一瓶的神奇藥劑,她將那些東西加進一只湯碗裡調和,一場小型爆炸在她加入了一茶匙的紫色粉末後發生:「這對於開學第一天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校護說的對極了,今天一整天根本沒有什麼好事發生。她先是做了夢,然後在沒有謬希的壯快下演奏,最後是看到了燕燕……

她想到了那個女孩,已經哭的紅腫的眼睛又開始發熱。她的胸口開始發疼,要不是她的身體已經哭的沒有力氣了話,她說不定又會開始奔跑,想要逃離這個荒謬的、但燕燕依然不愛她的世界。她原本是為了療傷,重新開始一段人生,才答應爺爺進入霍格華茲就讀的,可是現在不了,她不想要當什麼葛來芬多的末裔,她想要離開,離開有燕燕和那野獸的地方。

「等等在哭吧。」校護強硬地將她調好藥劑塞到她的手裡,然後插著腰盯著她把藥水喝完:「讓我提醒你,葛來芬多小姐,這藥水很容易變質,如果你的眼淚滴進去了造成了什麼質變,讓藥水失效而導致我必須要重新調配了話,我能用很多辦法讓你哭不出來。」

那碗藥很難喝,看來不管在哪裡,有益於身體的良藥都是苦口的。愛麗兒在亮綠色的湯面上看到了自己的反影,她眼睛哭腫的樣子並沒有想像中的糟糕,甚至可以說是我見猶憐。可是這樣又有什麼用呢,現在的她是女孩子,根本沒有讓燕燕幸福的本錢,況且燕燕還不認識她,更況且燕燕還跟那頭野獸在一起…憂傷一層一層的堆疊起來,愛麗兒泫然欲泣。

在想要解脫的情緒和校護的嚴厲逼視下,愛麗兒豪氣的乾掉了那碗難喝的可以讓她在一次暈眩的湯藥。顯然那藥劑並不單單只是吞嚥下去之後就能被身體接受的高深存在,愛麗兒的身子一下子冷了起來,纖細的腸胃開始絞痛,她抱住自己發抖、冒著冷汗的身體,然後…沒事了。

…沒事了,剛剛的難受好像都是幻覺,力氣回復了不少,至少不再痠軟疲乏。愛麗兒抬頭望向校護,校護將她的外套交給她:「我想你今天應該不用留在這過夜。如果還有不舒服的感覺,就再過來。」

這是一種治療的方式嗎?愛麗兒望著校護走開來,揭開床邊的圍幔。她穿上外套,並在口袋裡摸到寫了孚立維教授推薦的咒語和樂譜的紙條……沒關係的,她知道怎麼樣排解哀傷。

「葛來芬多小姐,馬份先生在等你呢。」校護收好圍幔,催促道。愛麗兒這時才抬起頭,醫院廂房有一處放了幾張讓人探病用的沙發,天蠍正在那裡等著,手上拿著愛麗兒的書包和魔杖,大概是出於級長的職責。名為佐拉的校護在放行前嚴厲叮囑:「我想葛來芬多小姐應該會直接回到寢室休息。不要在走廊逗留。」

「我會陪著她的,佐拉女士。」天蠍在這時出聲擔保,愛麗兒向他拿東西,但是她並沒有交給他。

「那麼就辛苦你了,馬份先生。」名為佐拉的校護將他們送到廂房外頭,像一隻老鷹一般的盯著他們的背影,直到醫院廂房的門被關上了,氣氛才稍微放鬆。如果你身處的環境裡只有一名護士,而你又非得聽她的話了話,那麼別和她過意不去。永遠不要。

與天蠍並排著行走了一段路,體貼的幫她拿著重物的男孩突然開口:「你還好嗎?」

「不好。」愛麗兒直截了當的回答。不是「我沒事了,謝謝你」,也不是「好多了」天蠍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他必須要低頭才能夠看清楚身高只構到他肩的女孩,愛麗兒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苦著臉嘟著嘴,含糊地說著:「不開心。」

他意識到愛麗兒根本不在乎一般人們期待聽到什麼樣的答案,她只是回答,同時也不期待人們能夠理解或體恤她的誠實。她只是說,應要求。不同於她的琴聲是慰人的,此人本身就是一種與體貼構不上邊的生物。不要再和她說話了,對自己沒有好處。天蠍思量著。

「天蠍,你知道燕燕…我是說呂燕,和野獸…我是說艾隆‧史東嗎?」愛麗兒突然開口,很主觀的說錯了兩次人名。

「知道。」霍格華茲七個年級,四個學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夠讓人認識同年級的學生,以及知道校園裡的風雲人物。

那是赫夫帕夫的女級長,以及霍格華茲的男學生會主席、葛來芬多魁地奇隊的隊長兼搜捕手、去年三巫鬥法的霍格華茲代表暨冠軍。

「他們的關係是什麼。」愛麗兒起始句的問,她管不了禮貌,語氣是絕望又希望的…她其實知道自己問題的答案,從那一瞥時,燕燕的眼神就看的出來,但是只要有一絲可能…

「他們是情侶。」愛麗兒的態度讓天蠍原本平靜藏著喜惡的臉出現了不苟同的神情。但他還是回答。

全校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對因為男方而高調過分的情侶,去年艾隆‧史東曾在三巫鬥法的頒獎典禮上向呂燕求婚,最後因女方年齡不足而作罷。儘管愛麗兒並不是一個會體恤他人的人,但是天蠍依然體恤她應該不想知道,而沒有說。

「是情侶啊。」愛麗兒並沒有很意外,因為她早就知道了。雖然她在他的世界裡發現的晚,但這不代表她在這個世界能夠欺騙自己。燕燕從來不會那樣看自己,當時他就是這麼明白自己失戀的。她默默的複誦,想要藉此承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又痛了起來,眼淚在她眨眼睛的時候,再次奪眶而出。

「……你還好嗎?」事出突然,天蠍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演變,他應該只是來接暈倒而被送往醫院廂房的同學而已。他停了下來,很慎重地問,他是級長,他必須要應變,以免同學發生了什麼事故。

「不好。」愛麗兒再一次回答,這一次她沒有逃走,但是她依然痛的覺得自己要裂開了,她會不會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妖精一樣,因為太痛苦就裂成兩半呢?愛麗兒盡可能維持著面無表情,但淚水並停不下來:「不開心。」

天蠍沉默了一回,他不能和她就這麼什麼也不做,看她流眼淚的好在這裡,也不能就此離開。最後他從外套中掏出手帕,可是女孩沒有接過,只是站著讓眼淚流個不停。最後沒有辦法的,既使這麼做相當失禮…他幫她擦去眼淚:「別哭了。」

不貼心的愛麗兒當然沒有體諒他的聽取他的建議,她一直哭到天蠍的袖子都濕了為止,淚水才稍稍歇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