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13

  在這個世界上,資訊散播最快速,最能掌控新趨勢的團體,不是國家情報局,也不是八卦報社,而是將大半青春都浪費在照顧家庭又除了說人閒話外,毫無娛樂的空虛盡職熟女主婦們,以及將大半青春期都耗費在位於荒郊野外的寄宿學校與世隔絕的莘莘學子們……而霍格華茲的學生們,無疑是後者,同時悲慘的是,他們也幾乎沒有什麼娛樂。

沒有網際網路,沒有娛樂電器,生活規律,定時上下學,一個禮拜唯一的期待就是去附近的鄉下小村莊玩,光是想想就覺得相當悲慘。假若是平時的愛麗兒,她必定會大大的同情這些可憐蟲,並且感慨自己接下來竟然也要在這間學校浪費三年的時間。

但是今天的愛麗兒並沒有,對於她的小提琴技藝已經傳透了整間學校上至校長下至還沒有入學但有兄姊在校就讀的未來學生,她毫無知覺,反正以前還是他的時候,每一次在校園裡演奏也是這個樣子,最熱烈的一次是他每天在那個女孩會經過的路上演奏的那一陣子。

往日的習慣與那一段時光的回憶湧上心頭,讓打自早是課堂那段插曲的演奏以來,愛麗兒就悶悶不樂的心情更趨嚴重,甚至到了一種憂鬱而恍惚的境界。

儘管她的思緒依然大半的身處在當下所處的時空的現實裡,身體會依照外界的需求執行指令,她完美的完成了好幾個孚立維教授在接下來課堂上所複習的咒語,以及愛麗兒的眼睛裡依然糾結著某種令她感到痛苦不堪的愁苦。

當下課時她有禮貌的向孚立維教授索取那個鮮少人之的咒語時,孚立維教授一邊用疼惜的眼神看著她,一邊說著小提琴一定和你經歷了很多吧,孩子。

愛麗兒點點頭,她不需要誠實,但是她直覺的點了點頭,孚立維教授心疼的嘆了口氣,接著在牛皮紙上寫下了咒語,以及其他幾本收錄有巫師創作的小提琴譜的樂曲選集。愛麗兒很感謝他。

賽佛勒斯注意到了愛麗兒的情緒,但什麼也沒說,他們只認識了一天多一點的時間,實在沒有什麼資格探問太多。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維持一個上午的符咒學課結束後,等著和愛麗兒一起去吃午餐。走出教室時,賽佛勒斯大概就已經明白,剛剛在課堂上關於愛麗兒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間學校,對於愛麗兒的竊竊私語,更多的往她的背景可能與小提琴相關再猜測,還有那跟特別的魔杖以及愛麗兒在那之後露出的失落表情。

那些語言連賽佛勒斯聽了都覺得刺耳,雖然沒有惡意,但是打探的太過分了些。雖然愛麗兒因為困擾於自己的心事,所以表現的不太在乎,但這並不代表對於他人的過去,且是明顯有些抑鬱成分的過去太過好奇是一件好事。

「葛來芬多小姐。」然後他們在走進大廳時碰到了天蠍,旁邊站著漢斯,維克特則是在不遠的位置上,已經吃了起來。

「請叫我愛麗兒吧,馬份先生。既然我們是同學,那麼沒有必要那麼拘謹。」愛麗兒儘管憂鬱的,依然有禮的抬起眼眸回應天蠍。

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裡封存了憂愁…詩句一般的形容突然浮現在天蠍的腦海裡,天蠍愣了一下,他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母親愛讀的詩集裡的一段詩句。

「那麼也請稱呼我天蠍。」天蠍沒有將對於自己反映的詫異表現出來,他回答,並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折的精確的紙條:「必修課的教授們希望你可以抽個空和他們會面對談,他們想要知道你目前的學習狀況。另外星期五的下午請務必空下來,在被檢定許可飛行前,你必須和一年及一起上飛行課,這是幾位教授希望與你會面的時間。」

「謝謝你,天蠍。」愛麗兒收下紙條,揭開來閱讀,閱讀時,或許是因為專心,愛麗兒眼底的憂鬱沖淡了些。她一邊閱讀,一邊坐下,坐在維克特‧季默的對面。已經有經驗於愛麗兒那反正我要坐這裡你不喜歡了話去別的地方坐的想法,賽佛勒斯默默的在愛麗兒身邊坐下,對面是維克特留給天蠍和漢斯‧葉夫曼的位置。

「季默。」在愛麗兒收好紙條,開始取食時,在對面的維克特突然開口。維克特也是一個黑髮的男孩,他看起來十分清瘦,但是他的盤子堆高的程度並不亞於愛麗兒:「不過你可以叫我維克特,我不介意。你應該要試試看霍格華茲的燉肉,和派一樣好吃。」

「你好,維克特。我會試試看燉肉的。」愛麗兒看了一眼對方的盤子,最後讚許的回應,這是某種大食怪的默契嗎。一邊的賽佛勒斯、天蠍與漢斯非常有默契的想。

「我是漢斯‧葉夫曼。一樣,可以叫我漢斯。」賽佛勒斯對面的漢斯說道,漢斯和愛麗兒一樣髮色是褐色的,但是眼睛是綠色,看起來有一些輕挑調皮,以及狡猾。愛麗兒與他握了手,從他的手心裡傳遞了一顆糖果。

「不公平,漢斯!!」見到此景的維克特大喊不公,愛麗兒將糖果給他,他隨即大喊著:「愛麗兒,你是個好人!!」

對於「你是個好人」有陰影與創傷的愛麗兒抽動了一下嘴角,最後愉快的將眼前公盤裡的燉肉在維克特的哀嚎下裝進了自己的盤子,用力的咀嚼起來。

她交到朋友了,賽佛勒斯看著愛麗兒眼裡的憂傷頓時被驅逐,突然有些落寞的看向自己的盤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