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5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10

 感謝巫師世界魔藥學的發達,愛麗兒用一瓶神奇的眼霜,消掉了她哭腫的眼睛。穿越成女孩的壞處,不只是心態調整,還有容易被觸發的情緒。

而愛麗兒不想要讓人知道她的脆弱,更況且她認為保持外表的整齊,是最基本的禮儀,也是作為人的基本,於是除了眼霜之外,她還用了魔法為自己編了辮子,用綠色的絲帶紮起來。在確定了白色的膝上襪的高度一致,漆皮瑪莉珍鞋閃耀如鏡,制服筆直,領帶挺立,而改過的斗篷外套可以修飾腰身後,她一邊忽略爺爺嘶啞的聲音說,其實你比較適合當一個女孩子,比原來的愛麗兒更適合,一邊把爺爺塞進自己的斗篷哩,然後愛麗兒走出寢室。

或許是時間還算的早,在交誼聽裡的學生並不多,他們在她踏出寢室時頓了頓,但是隨後便恢復了各自輕柔低沉的交談聲。她喜歡這樣子,和那些白目的悄聲竊語相比,這種幾乎是體貼的裝作不在乎讓人自在多了。

愛麗兒不用錶也知道當下的時間,那是只有極少數人才能體驗到的神奇經驗:擁有時光器的人,只要將時光器貼在身上就能準確地知道當前的時間,他們對時間的流動更靈敏。儘管時光器大多在大戰時期,在魔法部被打破了,但這不包括私人擁有的時光器。愛麗兒擁有一個,很古老很古老的,那並不是用來讓她穿梭時空改變什麼的,而是用於將她非這個時空的靈魂固定在她的身體裡。

愛麗兒在出口那裡,看見了賽佛勒斯,他對她露出微笑,她也是,賽佛勒斯似乎訝異於她對他依然是平近的,隨後又是寬心。

又是寬心,愛麗兒想著他到底是一個多麼小心翼翼,深怕自己隨時被拋棄的人?就算他剛好是那個大難不死,又打擊了眾多古老純血家族,扭轉了整個巫師界局勢,造成史萊哲林被社會嚴重歧視的哈利波特之子,又不幸的進了史萊哲林,被夾在兩邊都不是人,最好默默的把自己隱形,主動和別人保持距離……但也應該不至於這個樣子吧。

愛麗兒看著賽佛勒斯的笑容,想著他並不像她對於被他人刺傷或者刺傷他人毫不在乎,她幾乎為他感到可憐。不過至少他現在有朋友了,她往他走去。

「早餐?」愛麗兒問,經過一夜,她打包的派早就已經被她和爺爺消滅殆盡了。

見識過昨天的晚餐,賽佛勒斯笑了出來,他表示:「同意。」

他們一起走過走廊,進入大廳,路上還算愜意,愛麗兒這一次和賽佛勒斯確認了課表,早上符咒學,和雷文克勞一起上課,下午則是變形學,和葛來芬多一起,選修課多半集中在禮拜三之後,愛麗兒可以旁聽看看再選擇,不過他推薦奇獸飼育學、算命學、麻瓜研究等等。

不過還算愜意的談話只維持了一下下,當他們走進充滿著各路學生的大廳後,情況立刻讓愛麗兒懷念起那善解人意的史萊哲林交誼廳。

竊竊私語就像是蜂鳴,愛麗兒幾乎是鄙夷的想著這些人懂不懂得什麼叫做「竊竊」?

而顯然昨天的宣誓多少還是有一點作用,不是讓其他的史萊哲林對她產生了認同,就是讓他們領悟到那個「葛來芬多」的後裔,沒進「葛來芬多」反而被分進了「史萊哲林」是一件很好用來刺人的事,尤其是刺那些「葛來芬多」們。

估計後者多一點,因為葛來芬多的桌子一直傳來炙熱而直率的視線,不過幸虧蛇獅向來彼此交惡,情節嚴重的他以前光看小說就看的出來。也因此史萊哲林們沒再刻意的忽略她,同時也沒再忽略賽佛勒斯,在他們抵達長桌邊緣時,有人向旁邊挪動,空出了位置給他倆,甚至有了對他們說了早安。

下一刻,查爾斯‧威爾森在他們的面前坐下,同樣露出牙齒的笑道:「早安啊。」

愛麗兒忽然理解今天早上那短暫的停頓和刻意的平和,原來如此啊。雖然是曾經諷刺的人,但是如果對方主動的釋出好意,表示不計前嫌,那重新開始也沒有什麼不好。

愛麗兒揚起了像給賽佛勒斯那樣,平和溫柔的笑容:「早安,威爾森先生。」

「叫查爾斯吧。第一天還適應嗎?」查爾斯托腮看著愛麗兒優雅的在土司上抹上一層奶油。

「那請叫我愛麗兒。第一天還沒開始呢。」愛麗兒迅速的解決掉了她的吐司,然後在下一塊上抹了蜂蜜。

「有好胃口代表有好的開始。」查爾斯讚許道,他本人也愉快的開始在土司上塗抹藍莓果醬,並關照起坐在一邊的賽佛勒斯,溫馨熱情的彷彿是個大家長:「你也應該多吃一點,波特。」

「好的,威爾森學長。」賽佛勒斯答道,但是和愛麗兒相比,他的食量大概和兔子一樣小。

接下來早餐時間就是一段慣例性的寒暄,在未放下彼此的心房前緩緩的試探對方的底線:期待課程嗎?相當。對課堂有沒有準備?有的。如果不行了話我很樂意提供協助。我剛剛和賽佛勒斯討論過,雖然我預習過了,不過有幾個地方我不是很懂,尤其是近代新研發的咒語,先謝謝你了,查爾斯。有沒有打算打魁地奇,別看我這樣,我可是隊長喔…那得我先通過星期五的測驗才行,那樣他們才願意讓我飛。

愛麗兒一邊結束掉第三條土司的生命,一邊消磨過早晨的時光,賽佛勒斯也加入他們的談話,然後她覺得自己似乎能與查爾斯交好,一種氣味相投的直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