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9

 
 
 
 
那並不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但確實發生在一個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男孩。而那個男孩,是一個王子。
儘管出生在已經廢除君主制的社會裡,男孩並不擁有社會公認的王子稱謂,但是那並不妨礙男孩成為王子,因為他天生高貴,甚至可以說,他本身就是王子的典範,王子的定義與他相合至於一種令人分不清楚,是王子的形象先出現,抑或他的存在先開始的程度。
男孩的出身良好,擁有據聞為皇族末裔的姓氏,他的父母是優秀的人,和藹、善良,且溫柔;他擁有俊逸的外表,他的眼睛和海一樣深邃;他的個性果決、堅毅,同時遺傳有父母的良善美德、高貴情操;他聰慧、他靈敏、他博學,同時間他熟習西洋劍與馬術等高尚的運動。
不過男孩最為人囑目的,是他宛若受到謬斯之神祝福的音樂天分,男孩是一個知名的小提琴手,當他閉上眼睛,在肩膀上架著他暱稱為謬希的小提琴,右手拉奏著弓時,擁有最美妙歌喉的小鳥會躲在他的小提琴共鳴箱中唱歌。
男孩是個王子。既使沒有世俗地位的加持,這也是無庸置疑,不容撼動的事。
而完美如是的男孩,有一個戀慕的女孩。
那個女孩,是個像灰姑娘一般的女孩,是王子會愛上的,那種儘管處境需要被拯救,生命充滿考驗,但是不管環境有多麼惡劣,靈魂依然高潔堅韌的女孩。
男孩在他所屬的學院裡,與在那幫傭以支付學費的女孩邂逅。女孩擁有怯懦的笑容,但固執果敢的眼睛。他一瞬間就明白,什麼叫做命中注定。
就像是童話故事那樣,理所當然的,他愛上了女孩,他把自己的全部的愛,除了對音樂的熱情之外的全部的愛,都奉獻給了女孩。
他給予女孩旁人永遠得不到的關注和溺愛,他為女孩拉奏小提琴,他保護她免於無聊的同儕的訕笑嬉鬧,他甘之如飴的照料著她,因為他知道,她是他眼裡獨一無二,最珍貴的蘋果。
偶爾女孩會出於感激地對他回報,而那使他幸福…那使他相信他們相愛。王子一般的男孩從未思考過,女孩其實另有心愛的男孩。
或許女孩不應該對他露出笑容,不應該在徹夜苦練的練琴室裡出現,不應該感謝他,不應該對於自己所受的特殊待遇遲鈍的全無察覺…
以至於當她終於發現時,深感愧疚地從他的手裡抽出自己的手,並露出歉意的表情時,狠狠地傷害了從來沒被傷害過的男孩。
男孩徹底的心碎了。他無法接受,女孩不愛他,他更無法接受,女孩愛一個和他相比,徹底的粗俗、粗魯、粗鄙、無禮、無知、無可救藥的…野獸…男孩不願意認同那樣野蠻的存在可以被稱呼為人,他總是說那是一隻野獸…。
他憂愁的一度食不下嚥,連續三天三夜的拉奏著哀悼愛情萎落的曲子,每拉動一個音符他就掉一顆眼淚,每結束一個小節他的心就被扯裂一次,他一直演奏到自己的手再也提不起來,他心愛的女孩在他演奏室的門外哀求他停下來。
原來不被愛是這個樣子,原來失戀是這個樣子…。
絕望之下,他結束了自己的學業,賣掉了自己為了精進學藝而在學校附近購買的房子和其他東西,他只帶了他的琴,和基本的行李,他決定離開,可以回家,或者讓火車把自己載到鐵路的盡頭,然後就地下車去旅行………
只要讓他逃離讓她心碎的城市,什麼都好。
於是他買了火車票,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裡,他走上月台,然後失事。癡情無比的,在失事的前一刻,他想的還是他愛的女孩的面孔。
然後愛麗兒張開眼睛。
床太硬了,她按著痠痛的身體坐起來,心情並不是很愉快,胸腔內又再一次充斥了他失去他的女孩時,那種絕望的,想要強迫所有悲哀都從眼眶中流出來情感。
她視線所及的是一個女孩纖瘦的身軀,修長的腿,柔嫩的手,她不再高大,不再俊逸,不再有謬希陪在身邊,不再癡癡傻傻的愛著一個女孩,她是愛麗兒‧葛來分多。
她只不過是又再一次的,她夢見當她還是男孩時的夢。
愛麗兒在床上蜷縮起自己的身體。沒有發出聲音的哭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