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8

  
她得到了她的房間,愛麗兒在天蠍的帶領下來到她的房間。其實之前的分類帽、問話、考驗,為的不過就是這樣而已:擁有一個床位。
愛麗兒很高興重視隱私的史萊哲林,每個人所擁有的是獨立的衛浴與房間,雖然和交誼聽相較顯得相當潮溼、破舊、簡陋、狹小,但這些可以用魔法改善,她揮動魔杖,打包好放在床前的行李打開來,自動歸類上他們該在的位置。魔杖長的好處是一次可以點很多地方,時機抓的好了話一次可以施行好幾個咒語,比起黑魔法防禦那一些咒語,愛麗兒覺得這種可以便利生活的魔法更上心。貼近人性才是魔法存在的必要,如果巫師生活的一般人艱難,那她寧願回去過發麻人生。
爺爺終於從她的袍子裡出來,在房裡盤旋一圈,然後倒掛在一盞沒有生火的燈上:「想不到你選了史萊哲林。」
「是您說過不介意我的分院結果的。」愛麗兒坐在床上,脫掉她的鞋子,然後從行李中拿出之前在斜角巷買的魔藥,處理掌心的割傷和爺爺的咬傷:「不過爺爺,你和史萊哲林們約定的方是還真像啊。」
「得了吧。那鍋當根本沒加玫瑰根,其他人也沒往裡面滴血,所以顏色才會從紫色變成銀色,只是做做樣子罷了。」爺爺又拍了拍翅膀,飛到房裡唯一的一張椅子上。
「我知道啊。」愛麗兒將手包好,然後接著開始對著簡陋的裝飾和家具施加變形咒,她將房間變得明亮了一點。
至死不渝湯並不像是不破誓,那只是一種儀式性的魔藥,對於宣示者並沒有什麼實質約束,至多就是考驗立誓時的忠誠和決心,僅此而已。而儀式的方法,應該是所有與會者共同宣示,向湯中滴血,再共同飲用,就像是她來的那個文化所謂的歃血為盟。
不過愛麗兒並不認為,史萊哲林是真的有打算和一個葛來芬多家族出生的人這麼做。就像是爺爺說的,湯裡並沒有加上玫瑰根,那是最後一方材料,沒有那樣素材,湯的成色和氣味雖然和成品不無二致,但加入血後應該是變成鮮紅色,而非銀色,也並不會有任何效果,只不過是一鍋非常難喝的湯罷了。
這應該是故意給她難看的排場吧。愛麗兒很高興房內有一個裝滿的水瓶,她倒了滿滿一杯水,想要漱掉嘴裡那股微妙的草味。
她並不認為史萊哲林沒有宣示的儀式,大概確實有,因此才準備了那一鍋湯,只不過就跟其他的地方和其他的活動一樣,至死不渝湯只留下了儀式性和象徵性,所以熬煮的過程裡,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加入玫瑰根,共同向鍋子滴血的儀式,大概也改成在各自的杯子裡做吧,不然一鍋湯還維持著紫色等她來實在不合邏輯。
整理得差不多了,愛麗兒拉開衣櫃,想要在睡前去沖個澡,這種感覺應該就像是仇人之子突然變成自己的養兄弟吧,總之一定不怎麼愉快。
所以才將就現有資源來考驗她嗎?原本應該是想要藉著逼迫她宣示成為史萊哲林,來讓她屈服並難堪吧。愛麗兒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但是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一回事,反擊更是一回事。
她知道表現得越不在乎,就越能讓人暴怒。想必她的反應一錠讓他們覺得,她的輕率和不以為然汙衊了史萊哲林的名諱吧。但明明一開始想要用史萊哲林的名字來屈辱她的是他們啊。
真麻煩啊。在學生活似乎會變得很困難。明明她原本打算要開始一個普通平凡的新生,當一個和善且平易近人的優雅女子,只不過她還是忍不住在別人試圖刺她的時候,刺回去。
愛麗兒在狹小淋浴間裡脫掉她的衣服,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有的,如臨大敵且尷尬不已的強迫自己向下看:她身材姣好的身體,那一雙胸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