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5

 
 
 
愛麗兒漸漸理解到,想要成為一名巫師,所需要的不是好奇心,也不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或是對於超自然事物存在的深信不疑…那只會讓人變成麻瓜中的麻瓜,同時還是麻瓜中的怪咖,再同時被作為巫師們嘲笑對象。
倒不是說想要成為一名巫師,必須像德思禮一家,將一切的可能都毫無疑議的駁斥為荒謬,那種固執既是一種固執,也是一種脫離巫師未來,將能力變的平庸的方式。
想要作為一名巫師,需要的不是相信,也不是拒絕相信,而是將一切視得理所當然,尼斯湖有水怪?不是本來就有嗎?吵鬧鬼住在閣樓上?我家也有一隻;社區交流會決定要在星期天下午舉行,我們要一起施行巫術…這是一個好主義。本來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對於巫師而言,說宇宙之外有八個行星這種對生活毫無助益的麻瓜常識,恐怕反而不切實際。坦白一點,巫師們其實是群毫無好奇心的實用主義者。
愛麗兒處變不驚的和幾個行走的盔甲錯身而過,對於她的淡然反應,牆上畫作和路過的人們對於她的臆測也漸趨一致。
她看起來對於那些霍格華茲向來引以為傲用於驚訝麻瓜出生的新生的景象和玩意漠不關心,至多只是表現出啊,原來長這樣啊的典型悠久巫師家族孩子終於見識到原來霍格華茲只不過長這樣子啊,不怎麼樣嘛的慵懶感。
雖然與實境情況有所相去,但是愛麗兒確實沒有什麼感想,在爺爺吹噓過那些之後,不管霍格華茲真的多麼神奇,對於她而言也只有喔,就這樣。
其實霍格華茲滿是神奇,但是神奇之處大同小異,看過幾次移轉的樓梯,走過幾幅對她竊竊私語的畫後,一切就會變成麻木。迪士尼樂園的特效都還沒有這麼無聊,至少他們有娛樂性。
愛麗兒盯著奉命帶她走過長廊到黑魔法防禦學教授辦公室的天蠍的後腦,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他還只有四歲的時候,還很小,還幼稚的對於上台表演感到害怕,曾經有人告訴他只要把別人的頭想成西瓜或南瓜,那就不會怕了。
長大之後,即使他已經對於人毫無畏懼,他還是經常將人的頭想成各種瓜類,而這純粹是因為覺得無聊,或者感覺把對方當成人看是一件困難且浪費力氣的事。她成為愛麗兒後並沒有遺失這項技能,於是她望著她還沒有打算鄙視的天蠍,想著他適合什麼瓜比較適合…偶爾她也會這麼做來打發時間。
她靜靜的觀察眼前這個,明明是成為級長的第一天,卻表現的可圈可點的史來哲林,筆直的背脊,完美的姿態與氣質,顯然是個有教養、有品味、拘謹但有自己的驕傲的人,她看著天蠍用了髮油之類的東西梳好的金色頭髮,但顯來是偏捲的髮質,讓頸子那裡的頭髮不乖的翹了起來。
有一點可愛耶。愛麗兒懶洋洋的想。
同一刻,被她不負責任的消遣的男孩停了下來,稍稍側身向她。被發現了嗎,愛麗兒並不這麼認為的猜測,她對上那雙藍灰色的眼睛,直視不諱,畢竟看人要看眼睛嘛。
「小心腳下。」天蠍先移開了視線,往前方的樓梯示意,有三階樓梯不見了:「上去就是剎比教授的辦公室,教授認為沒有辦法越過一些障礙的人沒有資格拜訪他的辦公室。從這裡開始後,障礙會開始出現。」
真刁難,明明是叫我來的啊。愛麗兒従長袍中抽出她的魔杖,従長袍內側,而非袖口,她的魔杖足足有二十九又三分之一吋長,布蘭哥木,獨角獸毛,張力十足。根據賣魔杖給她的奧立凡德先生所言,這一根稀有的魔杖,一直被收藏在店後。愛麗兒記得她握起魔帳的感覺,那一刻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卻有種命中注定的感覺,感動透過雙手沒入她的身體,然後是四肢百骸,然後她感動的哭了出來。後來她更確定這是命中注定,因為她的伴侶的長度和材質就跟謬希的Tourte 琴弓一模一樣。
在實驗適合魔杖的過程中,在摸不著頭緒的遴選過程中,有一件事情愛麗兒很確定,那就是她的魔杖長度越來越長。最後她拿到手上的伴侶,有七十四點五公分。這樣長的魔杖顯然很引人注目,天蠍望著她可以揮舞來打人的伴侶,足足有他自己的魔杖的兩倍。
「跨的過來嗎?」天蠍先跨過了那三階消失的樓梯,向她伸出手:「我會陪你。」
真溫柔。愛麗兒不著痕跡的糾結起來。她知道這是她個人問題,以剛醒來幾個月的情形看來,有人能陪她度過樓梯上的惡咒再好不過,但是來自一個男人的好意,她的自尊難以接受。
她還是將手遞給天蠍,讓天蠍扶著自己過度到上頭。她嘆了一口氣,從她第一次月事來時,她以為自己就已經絕望的徹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