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4

  那一瞬間,愛麗兒想起了以前他在演奏會上,每次拉完一首曲子時,那掌聲來臨前的靜默無聲,只不過這次來的不是掌聲,而是不敢置信的抽氣聲,以及低聲竊語:
「怎麼可能,葛來芬多家竟然還有後裔?他們不是早就滅絕了嗎?」是這樣沒錯。
「我聽說好幾百年前他們的其中一支子孫移到了國外去,說不定還有人留下來…」是這樣沒錯。
「…我才不信,我打賭只是個麻瓜家庭出生的白痴改了名字…」嗯,相差不遠。
愛麗兒走過兩張桌子中,鋪著地毯的走廊,在矮凳上坐下,垂頭望著自己膝上的白襪,她花了很多時間才學會在坐著的時候將雙腿併攏。
『這不像是分類時會出現的想法啊。』腦中直接出現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雖然書上也是這麼描述的,但愛麗兒依然感覺到不太愉快:『不喜歡我進入思緒嗎,許多人都是這樣。』
『嗯,我不喜歡不經過同意就被人得知私事。』愛麗兒心想,她從來沒有試過這種近似於心電感應的交談方式。
『你還是忍耐一下吧,畢竟我必須要這樣才知道該把你分去哪間學院…我看看,這真是奇怪啊…你的身體和你的靈魂具有兩種不同的特質…』分類帽在她的腦中嘀咕著,愛麗兒才剛冒出要和他解釋嗎的想法時,分類帽似乎就已經從她的意識中得到了答案:『原來如此,那可真是神奇啊……想不到竟然有這種事。那麼看來,我的主人現在正在你的袖子裡…?』
『是的,他在,而且他很好。可以不要看太多嗎?』愛麗兒無奈地答道,隱私啊隱私!她那些想要默默地埋在心底忘卻的東西,被人得知得一乾二淨:『另外請不要把這些告訴別人,拜託,是爺爺他要我來的。』
『好的,作為主人的帽子,我答應你。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你的去向……』分類帽許諾,不過聲音停頓了一下,之後變得十分苦惱:『你的身體無疑是個葛來芬多,但是我想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靈魂…你的靈魂相當聰穎,適合雷文克勞,但是同時你的靈魂……該怎麼說呢,可以說毫無資質…或許赫夫帕夫會比較適合…』
言下之意就是她是個麻到不行的麻瓜,她是,本來就是。分類帽喔了聲,表示他理解了,關於她天分的事。
『還有一個選擇吧,分類帽先生。』她建議,因為在椅子上坐了太久太無聊,她開始打量起桌下的人了,在看著一個雷文克勞的學生直到對方感覺到怪異的先轉頭為止,他們覺得奇怪,一個葛來芬多怎麼會在分院上耗這麼久,她轉頭望向史萊哲林桌的賽佛勒斯,對方有點意外,但對她露出微笑。
『是的,你的血統確實夠純正…你的氣質和你將要做的事情也匹配他們…但你確定…?』分類帽有些質疑,他知道有這個選擇,但是他不確定這個選擇是否對她好:『你進了那裏會有很多挑戰的。』
『有個男孩希望我可以跟他一起打魁地奇。而且聽說哈利波特也是求您才進了葛萊分多的。』愛麗兒聽從詹姆的建議,用求的。
『請別提哈利波特了,現在好多學生都「求」我把他們分到葛來芬多,或至少不要史萊哲林。但既然你堅持,我們又僵持不下,那麼由你自己選擇或許是最好的…』分類帽很感慨的告訴艾莉兒,似乎對於大家的請求受害匪淺。愛麗兒聽到分類帽在她頭上大喊出她的去向:「史萊哲林!!」
愛麗兒餓了,對於終於結束了感覺很開心。分類帽對於她這種想法很失望,在被從她頭上拿開之前還失望的說了幾句。估計是因為沒有人想到那個「葛來芬多」的後人,會被分類到那個「史萊哲林去」,所以都愣住了,於是沒有人歡呼,沒有人有任何表示,就連持帽子的女士都頓了一下才從她的頭上拿下了分類帽,所以她才有機會聽到分類帽小小的抱怨。
她自然地走到了史萊哲林的長桌,即使他們回神了,依然沒有任何人表示歡迎,只有賽佛勒斯稍微往旁邊挪,並對她微笑,於是她在賽佛勒斯身邊坐下。
其他史萊哲林的學生們則是一臉怪異的盯著她看,但她將視線移向對方的時候,對方又移走了。好吧,她承認一個「葛來芬多」進了「史萊哲林」本來就是很詭異的事情,但是爺爺要找的東西大多都在史萊哲林,要是不光明正大地進來,剩下的兩年別想了。
教師桌的主位上,一名女士站了起來,她是個矮胖的女人,看起來相當和藹,穿著褐色的長袍:「晚安,各位新同學與舊同學。歡迎來到霍格華茲,很高興今年有許多新生的加入,請盡情的享受在校的生活。那麼,晚宴開始。」
就像書上提到的一樣,食物憑空出現在盤子中,愛麗兒眨眨眼,如果不是爺爺在吃飯的時候常搞這一套她大概會表現得很震驚吧。食物之後,放鬆的人較多了,每一桌都傳來談話嘻笑聲,葛來芬多動不動就爆出大笑,史萊哲林也漸漸的有人壓低聲音談話。
愛麗兒姿勢端正的執起刀叉,率直的切下一塊雞肉,不過自此之後那隻烤雞除了她和賽佛勒斯外再也沒人動手,同樣的情況出現在接下來的每一道菜,這很好,因為她在這個暑假裡默默地發現,葛來芬多家的人都是吃貨,她快速地解決掉了一根雞腿,肉剔得乾乾淨淨。
「賽佛勒斯。」她用平常的聲音這麼說,但感覺到周邊怪異的視線,她不打算瞥回去,反正總是會收走:「可以幫我介紹老師們嗎,其實我這暑假才回到英國,對於國內的事情一無所知。」
「好啊。」賽佛勒斯一邊切開一尾鱸魚,一邊說:「剛剛負責拿分類帽的是麥教授,她之前曾是校長,而校長則是芽菜教授,她以前負責藥草學,現在藥草學交給右邊第三位的隆巴頓教授了,不過她偶而還是會在溫室出現。左邊的則是丙斯教授,教魔法史,我想應該是不會退休了吧…再來是孚力維教授,他教符咒學、崔老妮教授,教占卜學…這些教授都在校很久了,大部分都是榮譽教授了。」
愛麗兒一邊吃下她第三塊牛肉派一邊聽,大概的教職員和書上相去不大,對於教授們似乎都不會退休不是很訝異,想想尼勒‧戈梅吧,她前幾天才從預言家日報上讀到他過生日消息,另外就是她的爺爺,應該說是曾曾曾()曾爺爺才對…她喝了一口南瓜汁。
「…然後隆巴頓教授旁邊的是斯堪曼德教授,教授奇獸飼育學,她的兒子羅肯在雷文克勞,和我們同年,另外她的女兒叫做莉莎得,在赫夫帕夫,三年級。最後的是史萊哲林的院長,布雷斯‧剎比教授,他教黑魔法防禦學。大致上是這些。」賽佛勒斯說完以後,轉向她問:「你之前真的在國外?」
「在海地。我爺爺在那邊研究控制殭屍的辦法。」她就是在那裏被保存的,而且保存了大概有兩百年吧。
「那真的很厲害,我讀過海地巫師不是普通的排外和保守,所以至今他們的秘密也只有少數的巫師知道。聽說他們是製造一種特別的魔藥粉末,讓人吸入。」賽佛勒斯顯然興致勃勃,愛麗兒咕噥著說你說對了,所以爺爺花了兩百年才把她的身體弄醒,那些海地人一開始只教了他怎麼讓人進入不老的假死狀態。雖然那個時候她還不是她,但是想著這副身體已經有兩百多歲還是讓她突然倒了胃口。
愛麗兒拿了一塊黑鶫派,要壓下反胃最好的方法就是吃,她對她的派輕聲說:「唱一首六便士之歌。」
「那是什麼?」賽佛勒斯困惑地望向愛麗兒,她看了回去。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袋子裡裝滿了黑麥?」愛麗兒哼給他聽,但賽佛勒斯還是表示困惑,等等…她以為那所謂的大戰之後,巫師界和麻瓜界會多一點交流的…別說血統歧視了,連哈利波特之子都不知道鵝媽媽童謠?愛麗兒幾乎嘆息,她以為奇幻文學或者童話故事在巫師世界會有另外一種解釋的,她向他解釋:「鵝媽媽童謠?麻瓜的童謠。」
她聽到附近的女生種種的抽氣聲。
「作者不明,民間文學,不過起源很可能是見過巫師施法的麻瓜,在所見混在童謠裡告知世人。順便一提,黑鶫派是海加‧赫夫帕夫的拿手菜。」這些其實是爺爺交待她要他幫帶一塊黑鶫派當消夜時順便告訴她的,事實上爺爺直接告訴她是誰發明了那首歌的:那是一次他和海加‧赫夫帕夫的惡作劇:「聽說霍格華茲有最正統的赫夫帕夫食譜。」
「真的?」賽佛勒斯望向那道派,他一直以來只覺得很好吃。
「我家族內有自己的歷史。」該家族歷史還經常炫耀創校四人年輕時的事蹟。聽完之後的感想就是時間總是把名字留下來的人變成聖人。愛麗兒真心認為在那個民智未開的時代,為了好玩去嚇唬麻瓜的白目巫師應該被燒死,尤其是她爺爺。
她隨口問了賽佛勒斯一個關於課業方面的問題,賽佛勒斯很認真的詳細替她解釋,晚餐時間變這麼消磨過去。
當大家都吃足了。愛麗兒拿出魔杖隨手施了個法將還剩下許多的黑鶫派包起來,她解釋道,她需要消夜,她的寵物也要,她說寵物的時候,她原來以為袖子裡早就睡著的爺爺又咬了她一口。手是小提琴家的生命啊,爺爺,她苦澀的想。
不久之後,盤子裡的剩菜殘羹就像出現時一樣消失,一名座位離他們不遠的女生站了起來,向一年級解釋她是級長,會帶他們去寢室。
「愛麗兒,葛來芬多。」就在愛麗兒想著自己要怎麼去寢室時,她的身邊傳來一個平靜的聲音,她抬頭看著左手邊站著一個和她年齡差不多的男生,男生金色稍捲的頭髮幾乎發白,但梳得很整齊,好像即將參加什麼重大活動。愛麗兒看向他灰色的眼睛,和聲音一樣平靜,終於有人在分類儀式後對她是毫無意見和興趣的了:「我是天蠍‧馬份,史萊哲林的級長。」
「你好,馬份先生。」愛麗兒站起來,再一次習慣性的伸出手。天蠍頓了一下,也伸出手,但是只交握一秒鐘。
「剎比教授希望能在學期正式開始前和你談談,請你跟我來。」天蠍僅僅傳達他的老師要他做的,公事公辦的說。
「好的。」她輕聲說。她喜歡人公事公辦,她喜歡這樣確定、務實的態度,你不用期待人家什麼,你值得什麼回應的就是什麼。她轉過身對賽佛勒斯說:「待會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