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8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3

 「喔,我叫做愛麗兒。很高興認識你。」愛麗兒朝他伸出手打算握手,但看到賽佛勒斯一臉詫異,彷彿她的反應很怪異似的。是因為在英國女性不主動握手的嗎?
「很高興認識你,愛麗兒。」但她的反應應該不是什麼不當的反應,賽佛勒斯隨即露出了笑容,幾乎是寬心放鬆的,然後握住了她的手:「真希望你可以和我一樣分到史萊哲林,我很想要和你當同學。而且如果你也打魁地奇,那我們就可以當隊友了。」
「當然。不過…」愛麗兒剛想向他解釋她其實沒有打過魁地奇,前幾天才剛剛學會騎掃帚。但話還沒說完,門便被拉開。
「喔,你在這裡啊,阿不思?」拉開門的也是一個黑頭髮的男孩,只不過他的頭髮捲曲亂翹的厲害,而他的眼睛是咖啡色的。
這個男孩的制服只穿了一半,下半身還是一條牛仔褲。他的襯衫沒紮整,套在外頭的毛線衫更是亂七八糟的,金紅斜紋的領帶歪歪的掛在脖子上,他和賽佛勒斯有幾分的相像,愛麗兒很快就會意過來了,阿不思指的是賽佛勒斯,而這是他剛剛才提到的哥哥。
「怎麼了詹姆?」賽佛勒斯不著痕跡地放開他本來還握著的她的手,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愛麗兒也很自然收回手。
「推餐車的女士快到我們車廂去了,想問你要不要順便吃點什麼。本來是這樣啦…」賽佛勒斯的哥哥眼睛溜轉了一圈,語氣也隨之一便,大喇喇地進了包廂裡擠著賽佛勒斯在旁邊坐下,伸手拐住了賽佛勒斯的肩膀,把他的上衣弄皺了。他眼神向她飄來,若有所指在賽佛勒斯的耳邊咕噥,但聲音足夠讓愛麗兒聽清楚他在說些什麼,好像他是故意說給她聽似的:「你漂亮的小女朋友是誰啊?」
「別鬧了詹姆,她是插班生。好心的讓我打擾她的包廂。」賽佛勒斯有些困窘的推了推他名為詹姆的哥哥。但是詹姆的手似乎不為所動,反而越收越緊。
「插班生啊?所以是鮭魚潮嘛?糟糕,抱歉,我不是有意的。」詹姆望向愛麗兒,十分好奇口快的問她,但似乎他口中所謂的歸國潮並不是什麼正式的稱呼,他吐了吐舌。愛麗兒對露出禮貌的微笑,表示她並不介意,反正她什麼也不知道:「那麼你也還沒分學院吧。」
「是還沒有,不過我和賽佛勒斯剛剛聊到史萊哲林。」她帶著同樣的微笑提起話題,試探性質的。
「噗─哈哈哈─」詹姆直接笑了出來,而他身邊的賽佛勒斯臉色則是變得有些僵硬。愛麗兒看著這個男生大笑,偷偷的看了一眼籠子裡的蝙蝠,蝙蝠的不甚在意的繼續打他的盹。好不容易詹姆笑玩了,好像很累似的揉揉肚子:「哈哈…果然是鮭魚…我是說,你不會想要去史萊哲林的,正常的巫師都不想,現在進去史萊哲林的不是一些苟延殘喘的老古董家族,不然就是一些怪胎…賽佛勒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不過我也說不清他變得這麼怪是進史萊哲林還是之後的事…你還是來葛來芬多吧,雖然你也不一定會被選上,畢竟我們是大熱門嘛,不過求求分類帽還是有用的,至少聽說我爸就是這樣。」
愛麗兒望向賽佛勒斯,對方回他一個無奈的苦笑。詹姆一個勁的說個不停,一直到火車開始慢慢停了下來。
「唉,我該回去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幫我向餐車女士買點東西啊…不然要我撐到周末去蜂蜜公爵我可受不了。阿不思,你回我們那邊去嗎?」詹姆伸個懶腰站起來,往廂外走去,突然想到什麼的回過頭來問一問自己的弟弟。
「我等等跟史萊哲林的同學會合。」賽佛勒斯告訴他,他的上衣在剛剛詹姆的演說手勢中幾乎被毀了。
「跟那群人保持距離,我可不希望你有一天給自己取什麼王子魔王的稱號。」詹姆不滿的說,離開前看了她一眼,對她露出笑容:「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詹姆‧天狼星‧波特…就是那個波特。希望今天可以在葛萊芬多的桌上看到你,我會把我旁邊的位子留給你的。」
「我叫愛麗兒。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看看的。」愛麗兒答覆的很真誠。詹姆很快地就離開了,走廊上還聽的到他直些朝別廂的同伴的呼聲。嘈雜沉寂下來後的安靜很不真實,比她剛醒來時還不真,她覺得自己好像剛剛才看到了一齣八點檔電視劇的首播,導演迫不及待的想要在短短的一景裡安插好幾個內幕的暗示。她看著賽佛勒斯若有所思的:「你哥哥是個健談的人。」
「他就是這樣子,直話直說,標準的葛來芬多。你別介意。」賽佛勒斯回應道,替詹姆直白的所說的「鮭魚」道歉,他的眼神很平靜,似乎已經很習慣了,不論是幫詹姆緩頰,還是關於史萊哲林,還是「那個波特」的兒子屬於史萊哲林。
「我不介意。不過我很遲鈍,我一開始沒發現原來你是哈利波特的兒子。」火車似乎已經駛進站了,車子開始發出剎車特有的金屬噪音。愛麗兒很討厭那個聲音,那讓她想起那一天,但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那只是個姓氏而已,那不代表什麼。」姓氏帶給他的困擾似乎遠遠多過哥哥,賽佛樂斯遠比方才在詹姆的臂彎裡更困窘:「我爸爸他自己就不以為然…」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姓氏確實不代表什麼。」愛麗兒換了個表情說,詹姆有溫和的回覆是他太認真了。
不久之後,火車完全停了下來。一整天的車程讓車窗外頭的景色暗了下來,有些學生已經出現在窗外的月台。
「你知道怎麼進去大廳嗎?」賽佛勒斯有些踟躕,不知道要不要代領她到魔獸飼育學教授那裡,還是跟他們一起坐馬車…
「有人會來接我。」愛麗兒幫他解除顧慮,然後揮手告別:「我很希望可以和你一樣進史萊哲林,然後一起打魁地奇。」
賽佛勒斯笑了,但沒有回答。離開前很紳士的幫她拿下行李架上的皮箱。
包廂內又回到只有女孩和蝙蝠的情況。愛麗兒從車窗看著賽佛勒斯一個人走往馬車,和兩個雷文克勞的學生與一個赫夫帕夫的學生共乘一輛馬車。
「你覺得呢?實際上的霍格華茲?」蝙蝠突然開口說話,自己挑開了鳥籠的門,然後飛到她的手腕上。
「主觀傳言與親身體驗的差異和碰撞。」愛麗兒說,她原本以為應該沒問題的,希望現在的霍格華茲和她所知的二十二年前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什麼是鮭魚潮啊,爺爺。」
「大戰前離開英國又在戰後回到英國的巫師家族,罵孬種的。你不是看過書嗎?」蝙蝠催促她穿上斗篷外套,自己則鑽進袖子裡。
「書也只寫了七年的事情。」更別提大部分都被忽略掉了。若非如此她這一個暑假都和他在惡補什麼呢:「爺爺,你會介意我讀哪個學院嗎?」
「那種事情和我無關。」蝙蝠回答,他在袖子裡藏的很好,從外面看來根本看不出來寬大的外袍裡藏了一隻哺乳動物:「有人來了。」
「您真是位明理的家長。」愛麗兒咕噥,天色現在完全暗了下來,她在黑暗中睜著眼睛。
隨後有人打開了門,那是一位穿著破舊西裝的男子,他的腳邊跟著一隻老貓:「插班生就是你嗎?跟我來吧。」
愛麗兒從座位上輕輕地溜了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