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HP穿越]ATC-2

 「快要到了。」爺爺說。聽起來還很年輕的聲音音量不大不小,她醒過來。
愛麗兒睜開眼睛,火車搖搖晃晃的,對於清醒而言很不真切,又夢到那一天,她幾乎是憂鬱的想。
這是她第一次坐這種包廂座位的火車,沙發式的座位好軟,一不小心她就側躺著睡著了,如果早知道她會夢到那一天,她就不睡了。說不准是憂鬱還是噩夢,還是純粹剛醒過來,她覺得身子好沉,用手稍微撐著她抬起頭來,爺爺幫她蓋來當被子的校服外套因此滑了下去,她打了一個哈欠,揉揉眼。
聽說要到了,於是她看看窗外,雖然她壓根兒不知道自己在哪,目的的風景如何,但她還是想看看。不過她首先看到的是反射在車窗上投,一個頭髮像風一樣輕的女孩,淡褐色的髮絲因為睡姿而有些凌亂,但看起來還是很柔軟,惺忪的眼睛是蜜搪塞的,甜的好像裡面封有螞蟻的琥珀。
愛麗兒伸手順順她的頭髮,她還是很不習慣自己這個模樣,甚至在反射中的自己的凝視下,覺得有些羞赧,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是她喜歡的那種,如果這個皮囊不是自己了話,她會為這個女孩寫詩,拉小提琴給她聽,努力練習她喜歡的曲子…就像他以前對喜歡的女孩子那樣。如果那一天,甚至在那一天之前,現在的自己曾經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麼一切都會有所不同吧。
「愛麗兒,清醒一點。」爺爺又說,有點無奈於動不動就沉緬在憂鬱情節中的曾()曾孫女。愛麗兒順著聲音抬頭望向對面的座位,那裡放著一個鐵製的鳥籠,鳥籠裡倒掛著一隻蝙蝠,蝙蝠說:「就快要到了,你不會想要苦著一張臉去面對新同學的。」
愛麗兒點點頭。調整了姿勢,坐了起來,將外套規規矩矩的摺好放在腿上,然後才好好地看向車窗外投,不斷流動的英格蘭風景,火車並不見停下來的趨勢,維持著固定速度,依舊執抝的往前行。
「爺爺,我們真的快要到了嗎?」她並不想要質疑,只是有些不安。她對於很多事情都還不習慣,更況且馬上要面臨入學這件事。
「我說快到了就是快到了。」蝙蝠開口說,張開膀臂在鐵桿上鉤了鉤,然後又重新抱住了自己的身體。他說得不負責任又理所當然,但那理所當然之中又有種可靠的說服力讓人相信:「時光器呢?」
聽他的。愛麗兒想,可靠者的指示是進入陌生環境時最好的依靠,所以她對於旅途的進度再沒意見也再沒質疑。倒是低頭看了一點自己藏在襯衫下面的項鍊墜子,黑曜岩裏頭鑲了一個石中的鐘面,秒針應然滴滴答答的走著。同時她也看到自己的胸部,女孩子的胸部讓她臉紅,因此她有些心虛整理好在睡前鬆開的襯衫領口和灰色的領帶。
她告訴爺爺:「還在。」
「那就好。有人來了。」說完爺爺就將那蝙蝠的腦袋埋到了翅膀裡,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蝙蝠在睡眠。
確實有人來了。廂門首先是被有禮貌地敲了兩下,愛麗兒伸手去開門。
外頭站著是一個黑色頭髮的男生,看起來應該和她差不多大,但比她高了半個頭,他帶著有些靦腆但可親的笑容,眼睛是綠色的,亮的出奇。他身上的校服整整齊齊,不新了,但維持得很好,襯衫的邊線看來是母親在出門前才幫他燙過的,他的領帶繫的整齊,領帶是銀綠雙色的斜條紋,斗篷外套的內襯是綠色的。
出自好人家好教養的孩子。讓她想到他,一瞬間愛麗兒又有點迷茫的感傷了起來。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這個包廂還有位置嗎?」男孩有禮貌的向她提出要求,他的腿邊放著他的行李箱。
現在?在火車已經快到的時候?愛麗兒困惑地望向他。
「我原本和我哥哥和妹妹一起,但是他等不及要跟他的朋友聚聚。」男孩顯然理解了她的疑惑,有些困窘的向她解釋。愛麗兒眨眨眼睛表示理解,對於話語之後的悲慘表示同情但什麼也沒問,她側身讓男孩進入包廂,將爺爺和籠子拿到自己那側的位子。
男孩坐下後感激地對她一笑:「你是新生嗎?」
「算是吧。嚴格而言我是插班生。」愛麗兒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一顆蘋果,放進籠子裡,爺爺被她剛剛移動籠子的動作弄得有些顛沛:「你怎麼知道?」
「領帶。你的領帶還沒變色。一般而言那會自動變成學院的顏色。」男孩向她解釋,而她點點頭,思考著這還真是神奇,她讚嘆的表情似乎讓男孩有些奇怪:「你的父母是巫師嗎?還是麻…抱歉,我是說不會魔法的人。」
「我的父母是巫師。只不過他們很早就去世了。」籠子那邊因為問題而騷動了一下,愛麗兒望向籠子,安撫的說道:「我由我爺爺照顧,他是一位很有名的巫師,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我非常的仰慕他、依靠他。我之前和他在國外,因此算是自學的吧。他們說會把我分到五年級,之後再依照我的學期狀況作調整。」
「那麼我們同年級了。」男孩笑了笑,對於她一直看著的籠子似乎很有興趣:「那是你的寵物?很少人養蝙蝠當寵物的呢。」
「我想應該算是。」愛麗兒對將手指伸進籠子裡,戳戳顯然又不滿的蝙蝠:「不能帶蝙蝠進去嗎?」
「怎麼會?更怪的東西都有人帶了。學校裡有個東方來的女孩子還養一種怪蟲呢。而且學校裡就夠多蝙蝠了。我聽說其實蝙蝠訓練之後和貓頭鷹一樣可以幫忙送信,只不過有人認為蝙蝠太陰暗了,容易被麻瓜們懷疑,所以才漸漸不用蝙蝠的。」男孩笑了起來,開始找她聊天起來。
「我想送信他是做得到的,不過可能不願意吧。」愛麗兒看著爺爺,爺爺用扭開頭的行動表示想都別想:「你想學校裡會有地方讓他飛行嗎?我想他應該不會去住貓頭鷹屋。」
「多的是呢,而且他說不定還能跟學校裡的其他蝙蝠交上朋友。」男孩開朗地笑了起來,雖然知道爺爺不開心,但想著那景象愛麗兒也笑了。
笑是一種神奇的力量,那讓人寬心,愛麗兒覺得原本自己因為夢而產生的憂鬱和入學前的些微不安而慢慢沉澱下來,歸於平靜。
她看向這個好相處的男孩,男孩也對她抱以微笑,但眼神似乎有點閃爍,似乎有所猶豫。
「嗯…我還沒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似乎這件事情讓男孩深感困擾,他頓了頓,糾結了一番準備後說:「我叫做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請叫我賽佛勒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