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說,天會冷。
  • 51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Robin's Lullaby-1

很久很久以前,當我們都還沒開始傷害他人之前,森林裡有一隻知更鳥。他從殼中破出,濕淋淋地在巢中抖落著蛋殼的那一刻,是一個滿月夜,是一個妖精會在嬰兒的笑聲中誕生,一個孩子們都做好夢的夜晚。
 
 
或許是因為如此,相較於飛翔,他更先學會如何唱歌,唱搖籃曲。在我們都還沒開始傷人的時候,森林裡經常迴盪有他的歌聲。那時他的聲音就像是睡前的溫牛奶一樣香甜,也像是小女孩酣睡時的眼睫毛那樣細緻。或許就是知更鳥美麗的聲音,所有的殘酷都被遏止,我們都還不會流淚。
 
 
也或許是因為如此,知更鳥並不擅於飛翔。與他絕倫的歌唱相較,知更鳥的其他確實笨拙,然而單論飛翔,既使是與新生的雛鳥相比,也未見較好。知更鳥經常忘記在拍動翅膀的時候收攏尾翼,或者在降落時伸出腳。對鳥而言本能或許是飛翔,但對知更鳥而言本能卻是唱歌。他經常在上升的氣流中翻滾,下一刻摔落折斷樹木新發的枝枒。跌跌撞撞的飛行過程常使他的羽翼受傷,每況愈下的使得飛翔對其更為困難。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很努力地想要飛,想要飛的高一點。吹過的風經常在捉弄他之餘也告訴森林外頭的小鎮,有個小男孩總是很孤單,他的夢境是一片黑暗,即使是最溫柔的月光也不能在他的睡容上勾起一彎笑容。風會告訴他,知更鳥啊,你的歌聲是那麼的美,聆聽者都會為此而流下感動的淚水,如果那個男孩有那個機會聽見你的聲音,那麼他一定會懂得什麼叫做幸福,他會明白美夢的滋味。可惜森林裡太多樹了,他們會獨佔你的歌聲,他們會阻擋你的聲音,你為什麼不乘上我,飛的高一點,飛到樹木無法支配的地方,讓你的歌聲被小男孩聽見?
 
 
知更鳥很單純,他不懂風的壞心眼,他單純地想著如果是這樣了話,如果他的歌可以讓一個小男孩做一個可愛的夢了話,那麼他就應該這麼做。他輕輕的抖了抖羽翼,在風的誘惑下投入對他這樣的小鳥太過危險的流動空氣。
 
 
但是風很壞心,他經常一開始放慢他的旅程,放緩他的氣流,溫柔的帶著知更鳥往上飛,讓知更鳥對於飛行、對於完成為小男孩唱歌這件事情有信心,但稍後,等到知更鳥快要碰觸到樹枝干涉不到的月亮的時候,風又倏然變得複雜、不可捉摸,知更鳥又再次在風中滾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知更鳥對於為那個沒有夢的小男孩唱歌意外的執著,不論他在風中失敗了幾次,不論最後連風都勸慰他何必這麼做,他依然不屈不撓,知更鳥從未放棄,而那種堅持,幾乎已經是種固執。只不過這時知更鳥的翅膀已經傷得太重,即使風以他所能的最溫柔的氣流送知更鳥上升,知更鳥依然飛不好。
 
 
終於有一次,他墜下了,再也沒有飛行的可能性。而更淒慘的是,他墜到了一隻鷹的巢裡。
 
 
傳聞鷹是這個森林裡最殘酷的生物,麻雀們這麼說,雲雀們這麼說,紅雀們這麼說,鴿子們也這麼說,夜鶯沒這麼說,但他好久以前就死在玫瑰花的刺下了。傳說鷹的翅膀拍打即可擾亂氣流,傳說鷹可以從高空中望見迷途的生物並俯衝獵食,傳說鷹可以用爪子折斷幼鹿的脊椎骨…
 
 
知更鳥在鷹的巢中艱難地起身,這時他的翅膀已經完全折斷了,忍耐著劇烈的疼痛和無法再飛、為小男孩唱歌的打擊,他對上鷹的眼睛。
 
 
你是什麼,為什麼掉下來。鷹用他尖銳的聲音問知更鳥。為什麼掉到這個孤獨的峭壁之上,除了我以外應當部會有任何鳥飛的到這孤獨之巔。
 
 
我是知更鳥,風答應要送我到月亮上去唱歌,可是我掉了下來。知更鳥回答,他看著鷹,鷹沒有傳說中的那麼漂亮,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兇猛。他看見鷹沒有了爪子,而所謂的巢則是應從自身上拔下的羽毛。
 
 
你就是那隻知更鳥,那隻在學會飛行前先學會唱搖籃曲的知更鳥。鷹看著知更鳥折斷的翅膀,質問著他。像你這樣的鳥飛不到月亮上,你為什麼要飛到月亮上唱歌。
 
 
我要為一個不做夢的男孩唱歌。知更鳥將男孩的事,風的事,和他不斷嘗試的事全都告訴鷹。但是我顯然飛不到了,我的翅膀折斷了,我墜落在這裡,你或許會把我吃掉,也或許不會,但我再也無法離開這孤獨之巔了。
 
 
如果你是知更鳥,如果你可以為小男孩唱歌,那麼你唱歌吧。鷹聽完知更鳥如同誦詩般的說完他的故事,他說。
 
 
我是一隻鷹,我已經活過了四十個四季,我曾經雄壯威武,曾經能用爪子擰碎幼鹿的脊椎骨,如今我的喙又長又彎,阻礙我進食與狩獵,如今我的羽毛又厚又重,不利我飛翔與狩獵,我的爪子又鈍又老,不利我抓攫與狩獵。我飛到這沒有其他鳥可以到達的孤獨之巔,敲下我的喙,並等待新喙長出,然後我用我的新喙拔掉我的羽毛與爪子,我知道只要我等上五次月的缺而復圓,忍耐餓死或痛死的危險,我的新羽和新爪會備齊,我會再擁有三十年的壽命。
 
 
知更鳥看著鷹的眼睛,聽著鷹尖銳的聲音高亢演說,他突然認為鷹或許也沒有夢,可能因為鷹總是飛得太高,而他在聽說小男孩的事情之前又飛得太低。
 
 
我知道我可以選擇不變而死,被在森林裡遊蕩的獵人擊落,他們已經試圖這麼做了四十年,試圖把我擊落,把我做成標本裝飾在暖爐上,在爐火邊抱著孩子訴說我是他們最驕傲的戰果。但我是一隻鷹,我有鷹的尊嚴。所以我在這孤獨之巔,我已經等了三次月的缺而復圓。但是飢餓和疼痛很難忍受。
 
 
鷹告訴知更鳥。如果你是知更鳥,如果你可以為小男孩唱歌,那麼你唱歌吧,為我唱歌。讓我見識你是否真有如傳聞,歌聲可以撫育任何疼痛。我聽麻雀們這麼說,雲雀們這麼說,紅雀們這麼說,鴿子們也這麼說,夜鶯沒這麼說,但他好久以前就死在玫瑰花的刺下了。為我唱歌,那麼當我能再次飛翔,我會每天載你到月亮上,讓你為小男孩唱歌。如果你不唱歌,那麼現在我就吃了你。
 
 
知更鳥看著鷹光禿禿的爪和翅膀,想著這孤獨之巔好冷。他湊近鷹的身邊,和他依偎著取暖,然後開始唱歌,唱美麗的,會讓所有的人類男孩和女孩都做美夢,並撫慰一隻在高處忍受疼痛、飢餓與寂寞的鷹的歌。
 
 
他這麼唱了兩次月的缺而復圓,餓了就吃那些糾結在鷹的舊羽下的碎穀,睏了就蜷縮在鷹漸生新羽的翅膀下。
 
 
兩次月的缺兒復圓後,知更鳥與鷹相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